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方案将出台 须遵守公平原则 来源:中国广播网  日期:2012-08-28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在历时八年的酝酿后,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有望在今年10月推出。《经济参考报》今天报道,国家发改委已经完成了《方案》初稿的起草工作,正在深入征求部级以上官员对《方案》的意见。

  目前,我国已经是全球贫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数据表明,我国社会贫富差距由改革开放初期的4.5:1扩大到目前的接近13: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由1998年的2.52:1,扩大到2011年的3.13:1。全国收入最高的10%群体和收入最低的10%群体的收入差距,已经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目前的23倍。这一系列数据位经济发展敲响警钟:收入分配改革刻不容缓。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之所以难产,最大原因在于它牵涉到了各种利益的博弈。要想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上有所突破,就必须敢于正视制度弊病,破除既得利益群体的阻力,从制度上遏制权力寻租、垄断经营和官商勾结等行为,构建合理的约束、保障机制,推进收入分配制度实质性改革。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叶檀对此发表评论:

  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于2004年启动。国家发改委在2010年初和去年12月,两次上报方案,但都没有获得通过。有人感叹:“八年了,我们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还没出来,等得好着急啊。”方案酝酿、计划时间之久,也确实说明,我国收入分配体制改革面对的环境非常复杂。那么现在,如果说方案有望在10月出台,是不是意味着这些复杂的矛盾已经逐步理顺?叶檀表示,现在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程度。

  叶檀:我们很难说现在的矛盾已经理顺了,而是说形势逼人,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程度了,因为全球的经济都在下行,中国的经济景气也处于一个下行的周期,如果说再不进行关键性的基础制度改革,那么我们很难看到经济能够踏破目前的洼地往前走。这一次的改革,我们看到它涉及的是以往的一些比如说贫富差距,比如说对于劳动法或者对于最低工资的要求。事实上在以往的改革里面,我们也看到了一些零星的改革举措,现在是处于一个顶层设计,然后给它总体性的推出。这方面在日本可以作为一个借鉴,日本60年代有一个工资倍增计划,显然我们国家也希望通过中国式的收入改革来提振内需,拉动经济。

  有关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当中,“公平”两个字一直以来都是大家热议的焦点,温总理也曾经表态,收入分配公平是社会稳定的基础,这件事情不可小视,如何在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当中体现公平这两个字?

  叶檀:收入分配公平,一要公平,二要讲效率,所谓公平就是我们的贫富差距不能越拉越大,我们的最高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准跟低收入阶层收入水准不能无限度的扩大,这个说明在我们的税收这些领域都出现了一定的问题。但是中国是一个工业化正在进展中的国家,我想格外需要提出来的是,一个正确的激励机制的问题。在中国现阶段什么是真正的公平,也就是说你付出了多少劳动力,创造了多少价值,然后你获得相应的收入,这个才是市场化的公平机制。那么我们现在大多数人最痛恨的不公平并不是很多人拿了高薪了,而是说很多人因为他的地位或者因为他的背景,他没有为社会创造出相应的价值,但是他尸位素餐拿了高薪,甚至损毁价值拿了高薪,这个对整体的社会价值的发挥是不利的,这个是中国现阶段最应该重视的不公平。

  对于这些不公平的现象,通过这次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有望得到解决吗?叶檀表示,或许有望得到局部解决。

  叶檀:我想有望得到局部的解决。因为在收入分配改革里头最重要的是要破除垄断,要改革一些税收的机制,要建立一些资本利得税这些机制。破除垄断领域,在垄断行业是不是要建立最终的机制,高管薪酬怎么跟他的考核相挂钩,怎么采用市场化的遴选机制,来获得市场平均水准的薪酬,这些都是未来要攻破的难点,但这个难点如果不攻破,中国的收入改革恐怕很难有一个大的突破。

  如果我们把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比作一场手术的话,这个手术我们最先应该从哪里下手,才能够对事情的推进和未来的发展有一个最好的开始?

  叶檀:我们如果把这个收入分配改革比作一个手术,这个手术是难度很大的,而且它的黏连的程度非常高,因为它牵扯到几乎所有的阶层方方面面。在这个时候要破除改革的话,我想因为它已经到了最难啃的硬骨头的阶段,我想在这方面央企尤其是垄断企业首先要做出表率,如果他们这些企业内部建立了非常好的考核机制,薪酬跟考核机制、跟创造财富挂钩,一旦央企有了突破,你要把这个收入分配改革推进到其他的中小型的企业也就顺理成章,他遇到的难度也就会少了多。像有些投资领域,有些人投资获得了高收益,但这些人认为自己不该来承担社会成本,不该承担税收。如果说央企有了非常重大的突破,那么对于其他阶层的人而言,它认可这个改革,认可这个收入分配要均衡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最近几年来在政府企业和居民这三方利益分配当中,财政收入比重是逐年上升,甚至有很多年我们国家的财政收入长期保持着30%、40%左右的高增长,而居民收入占国民总收入的比重却在持续的下降,这也是我们这次收入分配体制改革需要改变的情况吗?

  叶檀:这显然是需要改变的情况,但是这个改革是跟政府主导的经济体制和投资体制相挂钩的,我们以前这个数据必须要分开来解剖一下,我们以前政府之所以拿了那么多的财政收入,当然有公务员在增加、行政成本上升,这些因素是包括在内,但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理由,因为政府主导了经济发展、主导投资,正因为他有很多项目同时开工,所以他必须手上握有大量的财富,大量的现金,才能够保证这些项目能顺利的完成,不落下半拉子工程,这个在经济初期的时候,很多国家都是同样如此,都是这样做的。

  现在我们要改革这一块,首先要建立一个公共的财政体系,它必须是透明的;第二就是政府主导的投资必须改成由民间主导投资,或者我们退一步说政府跟民间来合作进行经济的一个发展,否则我们政府主导的模式是改变不了的,

  那么还有一块我们要看到,事实上在我们的统计数据里面,个人收入分配的数据是比较不靠谱的一个数据,因为当你去调查的时候,入户调查的时候,很多人他不会拿出自己真正的收入水准,包括他的福利,包括他的一些灰色收入,他都是不会拿出来的。所以在这种时候,建立一个非常比较详尽的有典型性的收入分配体制,然后做一个确切的估计,对未来的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们要建立一个税率,这个税收,高收入阶层的税收到底像法国那么高好,还是像美国这样的中等程度的比较好,我们必须要做一个确切的衡量。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王瑶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