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的归竞技 健身的归健身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李明宇 日期:2011-01-06

  广州亚运会刚刚闭幕,中国代表团收获199枚金牌。新华社记者杨明却在亚运会期间,以一篇 《一骑绝尘引发的思考》给中国体育事业出了一道沉甸甸的思考题。文章引起广泛的社会讨论,最终招致了国家体育总局的声讨。

  杨明在文中指出: “多年来,我们一直把体育等同于金牌,把体育当作强国符号,这其实是扭曲了真正的体育精神和本质。体育是什么?毛主席早就说了: ‘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体育是属于大众的运动,是老百姓的健康生活方式,不幸的是,这个属性被漠视了,精英体育一度成为主导。”基于这种判断,这位老记者发出呼吁:“应该立刻转型和转轨,把重视竞技体育转变成重视全民健身,淡化金牌,强化国人体质和健康,提倡大体育和大健康的概念,让体育理念真正回归。”

  杨明说错了没有?笔者以为,这位记者前辈看到了问题,却没有找对药方。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本来就是两件事,希望通过 “薄彼”的方式达到 “厚此”的目的,类似于缘木求鱼、升山采珠。

  首先,世界各国尽管国情不同,但对竞技体育振奋民族精神的作用,大家的认识大同小异,而夺金、夺标必然是竞技体育的终极目的,金牌的作用不宜轻易否定。美国媒体报道奥运会向来以金牌数排各国座次,而北京奥运会金牌数一旦跌落王座,美国媒体立即改弦更张,以奖牌数排座次以便压倒我国,其不甘人后的微妙心理不言而喻。此次日本亚运代表团兵败广州,在奖牌榜次席的竞争中完败于韩国,国内要求追加竞技体育投入的呼声四起。去年,阿根廷网球名将德尔波特罗夺得美国网球公开赛冠军,衣锦还乡之际,十万人走上街头欢迎英雄,全城如痴似狂。而在一些小国,奥运金牌得主也往往成为民族英雄,地位超然。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男排更是以出色的运动成绩激发了全国人民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热情。竞技体育的金牌效应,并不应该简单地加以否定。

  然而,对于全民健身的关注毕竟也是深刻的忧国之思。说起近代的国耻,国民每每要提到 “东亚病夫”,像鲁迅这样的救国者尽管最终从文,也毕竟是从立志强健国民体质起步的,可见 “病夫”二字实在刺激民族精神。而今,中国国民的体质却仍然和中国的竞技体育水平如此不相符,自然令人难以满意。但是,放弃竞技体育和搞好全民健身没有必然联系。实事求是地说,目前我国的全民健身运动效果有待提高,在相当大程度上不是国家体育总局的问题,因为把全民健身战略挂靠在国家体育总局管理,本身就有值得商榷之处,其根源在于竞技体育和全民健身的性质完全不同。

  竞技体育看重结果,目标是运动成绩,主管部门应该是运动家挂帅,他们要了解体育竞技规律,熟知竞技体育发展规律,善于发掘培养竞技运动人才,精于临场指挥,最终服务于运动员斩将夺旗、为国争光。而全民健身看重的是过程,目标是全民体质的提高,主管部门应该是社会管理专家挂帅,他们要编制群众健身的规划,协调全民健身的场地、资金和人力资源,建立运动标准体系,组织群众性竞技活动,最终使人人有机会、有能力参与体育健身活动,提高全民体质。因此,全民健身应该算是社会政策乃至于福利政策的一部分,本不应该由竞技体育主管部门来负责,而是需要由调动更多资源、协调更复杂关系能力的政府部门来管理。

  现在,杨明把群众体育活动开展不力归咎于国家体育总局,这就超出了体育总局的能力范围,他们的反击可以理解。要知道,即便是雄踞亚洲体坛霸主地位,中国在亚运会中仍有14个大项金牌颗粒无收,中国竞技体育在一些有世界影响力的项目上也乏善可陈,体育总局的竞技体育答卷远不完美,主业没搞好,他们大概也没有精力顾及全民健身。因此可以看出,全民健身不应该长期停滞不前,这一利在千秋的国家战略,是到了重新布局的时候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王心力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