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好城乡“一盘棋”构建就业“大格局”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日期:2020-12-01

      主持人:本报记者黄晓云

      嘉 宾: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春光河南农业大学农村党建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李振志江西省就业局副局长罗文 

      着手解决难题--城乡就业领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

      记者:《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指出:“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任务仍然艰巨。”反映在就业领域,有哪些主要表现?

      李振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我们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归根结底是要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然而,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差距仍然较大。

      “不平衡”主要是指城乡经济发展结构上的一些问题,反映在就业领域,就是城乡就业比例关系不合理、包容性不足、可持续性不够,进而制约城乡生产率的全面提升,导致城乡就业质量整体性偏低。

      “不充分”则突出城乡就业总量和水平问题,主要指乡村发展相对不足、潜力释放不够,城乡融合发展中还有很多短板,乡村发展水平特别是人均水平同城市还有不小距离,就业满意度不太理想。

      “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任务仍然艰巨”主要是指如何科学推进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在构建新发展格局过程中,如何通过加快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强化就业政策优先、城乡融合发展与城乡就业政策协调;如何通过城乡就业领域的政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而推动就业政策创新和工作协同机制完善,维护城乡居民的就业权,是新发展阶段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的重点。

      王春光: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我国城乡二元体制在就业政策上表现为城乡二元分割,甚至可以说,我国就业政策只是在城市实施,在农村是没有的。因此,农民就业享受不到就业政策,比如劳动保障、职工社会保险、休假、技能培训政策,等等。

      改革开放以后,虽然大量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经商,但是依然因为“农民身份”而享受不到城市就业政策。

      进入新世纪之后,农民工在务工地渐渐地开始享受一些就业和社保政策,同时也有相应的休假;在农村就业的劳动者,也可以享受一些政府提供的技能培训政策,还能参与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当然,城乡就业政策差异并没有得到彻底消除,在某些方面差异依然还很大。比如,我国只在城镇统计失业率(目前公布的是城镇调查失业率和城镇登记失业率),农村基本上没有失业率一说,这意味着农民享受不到失业政策。

      记者:规划《建议》提出,要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这一提法有哪些重要意义?

      王春光:城乡就业政策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农村就业特别是农业劳动的社会地位,消减了农村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少年轻人认为,从事农业劳动或者在农村就业,其社会地位不如在城镇就业和在非农领域就业。显然,这样的二元政策不利于乡村振兴,首先是留不住农村青年,其次也无法吸引城市青年。目前只有一部分城市退休老人愿意到农村去居住,虽然他们也是乡村振兴所需要的人才,但仅靠他们还不足以振兴乡村。

      因此,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推进,呼唤城乡一体化的就业政策不断完善。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是应时应势应需之举。

      罗文:“十四五”时期,为应对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我国在产业政策、贸易政策和城市区域发展策略上都将启动新一轮调整,可以预见将对区域经济发展带来影响和改变,同步会推进产业结构、产业布局的优化和结构调整。

      从全国范围来看,整体人力资源面临着地理空间、就业结构的再调整,甚至出现较大范围的跨区域人力资源格局的改变。“十四五”时期“三农”领域的就业工作,面临就业政策体系设计、就业公共服务体系覆盖两方面挑战。在这些背景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势在必行。 

      把握一个关系--实现就业优先政策与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机结合

      记者:统筹城乡就业政策,目前存在哪些难点?

      王春光:统筹城乡就业政策的难点在于农村就业者的组织化程度不高,不少劳动者都以家庭为单位从事农业劳动,属于自雇者。农业劳动者的职业化水平不高,不利于将城市就业政策直接应用于农村。当前,农村合作经济以及新型职业农民的发展,将有利于构建农村就业政策体系。现在农村就业政策初显成效,主要体现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政策、农民技能培训、农村社会保险政策等方面,但是系统性依然不够。

      在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上,重点是首先让农民工群体与城镇职工享受同等的就业政策,其次还要做强、做实农民技能培训体系,加快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促进农村合作经济发展。

      李振志:规划《建议》强调:“健全政策协调和工作协同机制,完善规划实施监测评估机制,确保党中央关于‘十四五’发展的决策部署落到实处。”政策设计是政策过程的关键环节,政策协调和工作协同同样重要,决定着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的工作成色。政策协调和工作协同,既是政府工作的重点,也是政府治理的一个难点。

      记者:在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过程中,应坚持哪些原则和理念?

      罗文:规划《建议》已经对就业领域作出了完整的框架建议。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建议在就业优先政策和乡村振兴战略的结合方面进一步重点着力。

      一方面,原有以服务城镇区域、城镇就业群体为主要特点的就业政策,在统筹城乡就业的框架下,应当更好地延伸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和从业形态多样的“三农”群体。另一方面,庞大体量的服务对象群体,将不可避免地对原有公共就业服务体系带来改造的需求和业务的冲击。公共就业服务体系的进一步优化、乡村振兴战略中就业政策体系的系统梳理工作,任重道远但又势在必行。

      李振志: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的政策设计,要树立系统观念,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从政策效果来看,“单兵突进”的政策设计往往事倍功半,“齐头并进”的政策设计往往事半功倍。

      规划《建议》提及“就业”20次,在进行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的政策设计上,牢牢树立系统观念,构建科学的政策矩阵,对如何科学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从宏观层面进行了“齐头并进”的一系列政策设计:畅通国内大循环,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提高人民收入水平,强化就业优先政策,等等。这些政策设计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譬如深化农村改革、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有利于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吸引农村富余劳动力甚至是城镇一些劳动力返乡创业就业。 

      多项举措统筹--分层设计分类保障多点发力

      记者:对于推进城乡就业政策一体化,您有哪些具体建议?

      罗文:在统筹城乡发展的框架下,建议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进行“1+N”的设计,其中的“1”是指就业市场进入、退出的同一标准。“N”是指要明确在技能培训、社保补贴、吸纳就业补贴、公益性岗位、创业担保贷款等一系列政策设计中,围绕“进城”和“返乡”两大领域,对同项政策进行分层设计,对各类重点群体进行分类保障。

      李振志: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让“强化就业优先政策”落地生根,切实解决好我国城乡就业领域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务必认识和把握新发展阶段我国城乡就业的发展规律,可以重点从以下几个方面实现政策协调和工作协同。

      一是强化就业优先政策。必须坚持经济发展就业导向,扩大就业容量,提升就业质量,促进充分就业,健全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制度、就业需求调查和失业监测预警机制。

      二是完善宏观经济治理、发展现代服务业。通过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就业、投资、消费、区域等政策紧密配合,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挖掘服务业吸纳劳动力的巨大潜力。

      三是深化农村改革,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推动城乡要素双向流动,强化县城综合服务能力,以党建引领提升乡村建设能力,通过乡村人才振兴,吸引更多劳动力在乡村创业就业。

      四是推进城镇化与乡村振兴融合发展。实现城镇化与乡村振兴融合发展,要立足于县域治理和经济发展规划,就近城镇化,把乡镇建成服务城乡居民就业创业的区域中心。

      五是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六稳”“六保”都把就业放在了首位,这是主抓手,只要就业饭碗能够稳稳端住,经济基本盘就能牢牢稳住,城乡就业政策体系就能更加完善。

      王春光:国家应构建适应农村的就业政策体系,具体来说应该在这几方面着力:

      第一,探索建立农民退休制度,这个制度应该与城市有所不同,更具弹性,让农民自主选择退休年龄和退休时间。第二,在推动农业劳动者就业过程中,国家可为农民探索建立职业养老保险制度,即为每个农业劳动者提供15年的养老缴费补助,同时鼓励他们出资缴费。第三,国家可探索出资建立农业劳动工伤保险制度。第四,持续构建农民长效技能培训体系,提高农民技能水平。第五,鼓励农民建立自己的劳动协会,实现自我服务和权利维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扶贫微工厂”助村民家门口就业

  •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圆满闭幕

  • 重庆市高校毕业生现场招聘活动合川专场成功...

  •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