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加公平更有效率更可持续
    ——--聚焦“十四五”时期社会保障形势与发展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游翀 周晖 赵敬羚 日期:2020-09-29

      需要统筹设计社会保障制度

      “‘十四五’社会保障发展规划应该立足长远,干着2025,瞄着2035,想着2050。”会议伊始,中国社会保险学会会长胡晓义提出的这一观点,得到与会专家学者的纷纷认同。中国人民大学公管学院社保所所长李珍认为,未来5年社会保障改革要考虑长远发展,聚焦战略性、制度性和根本性问题,而不只是小修小补。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顺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目标奋进的第一个五年,我国将致力于新的发展阶段。

      “与此相适应,‘十四五’时期我国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将进入新阶段。‘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将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国内社会将衍生突出变量,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高、对公平正义的追求更强、对公共服务的诉求更多,由此形成的社保需求成几何级数增长。”胡晓义说。

      研究“十四五”时期发展思路,既要总结和梳理成效,又要找准短板和弱项,于变局之中开新局。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表示,社保制度改革正处于关键时期,要进一步通过深化改革推进制度完善和基本成型。社保制度体系建设需要遵循社会保险发展的客观规律。

      “社保改革应该回归事物本身内在发展规律的轨道上。例如,强调权利与义务相对应,既然社会保险不是福利制度安排,就需要坚持保险待遇与缴费责任相对应。”金维刚说,应该坚持社会保险基金收支平衡。

      随着我国老龄化速度加快,从中长期看,未来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压力不小。要长期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最重要的还是根本性制度安排。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董克用介绍,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发展第一支柱公共养老金、第二支柱职业养老金、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构成的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在整个制度设计方面,我国需要考虑长远,特别是在多层次社会保险体系建设方面,养老保险第二三支柱未充分发挥作用,导致政府负担过重,老百姓的养老希望全部压在政府的基本保障方面。对此,胡晓义认为,“十四五”时期,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共同增加养老财富储备,提升团结互济与分担责任相结合的社会保障意识。

      “从国际经验上来看,应该把第一支柱界定在‘保基本’与防止长寿风险,努力实现制度内部自我平衡;如果不依靠公共财政补贴,就要加大制度内部再分配力度。”董克用说,“同时,运用税收优惠支持第二三支柱发展,建起来之后第二三支柱养老保险基金就是长期资本,与资本市场形成互动和良性循环。”

      “第一支柱保障基本,第二三支柱锦上添花。”李珍补充说。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学系主任郑伟指出,社会保障固然由政府主导,这是基本共识,但并不意味着完全排斥市场,社会保障水平并非越高越好,要以发展第二三支柱为重点,并为之创造发展空间,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险保险体系。经济发展是社会保障的重要基础,如果社会保障不能够刺激经济增长,至少不应该抑制经济增长。经济不发展,依附的社保制度也无法发展起来。 

      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我国抚养比逐步走低,对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产生压力和挑战。

      截至今年7月,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为5.35亿人,“十四五”时期,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将不断完善政策体系,从完善待遇确定机制、建立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建立个人缴费档次标准调整机制、建立缴费补贴调整机制、实现个人账户基金保值增值机制等5个方面发力。各地开展基金委托投资,实现基金保值增值,以提高个人账户养老金水平和基金支付能力。

      广东作为经济大省,GDP突破10万亿元,排在全国首位。尽管经济韧性强,深化社保改革的回旋余地大,但广东养老保险存在基金结余不平衡、缴费压力不降反升、企业职工养老金水平偏低、职工与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差异大等问题。针对上述问题,广东省“十四五”时期养老保险发展的重点主要集中在四方面,即强征缴、统费率、提待遇、多层次。应该建立社保费基数与个税基数的跨部门核对机制,夯实整体缴费基数。

      社保经办工作要重点抓好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强化基金运行管理,密切监测各地基金运营情况,落实好中央调剂制度要求,坚决确保各项待遇按时足额发放。二是要指导各地实现企业养老保险省级统收统支,为实现全国统筹奠定基础。三是要大力推进“不见面”服务,深入推进社保经办数字化转型,不断提高治理效率。 

      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的社保制度

      我国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达2亿人左右,其中约7800万人从事依托互联网平台的新就业形态。如何完善适应新就业形态特点的社保制度,与会专家学者进行了深入讨论。

      多元化是就业新趋势,平台经济催生了大量新就业形态和灵活就业岗位,带动社会就业非常显著。与传统产业相比,新就业形态人员数量庞大且快速增加,但参保率较低,他们是“全民参保登记计划”的重点扩面人群。

      金维刚指出,要积极探索解决新业态从业人员社会保障问题,适当调整政策或探索制度创新,努力满足这一群体社保需求。

      新就业形态既是机遇又是挑战,要创新突破,加强对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的权益保障。

      与会专家认为,构建覆盖全体职业人群、多层次工伤保险体系,实现工伤保险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是工伤保险制度建设的方向。“十四五”期间,工伤保险要一手抓制度供给,一手抓管理服务,推进新就业形态职业伤害保障制度,适应社会公平正义,适应平台企业跨区域运营的特点,适应不同于传统用工方式的变革诉求。要重视职工生命权和健康权,要侧重加强工伤预防和工伤康复,形成更加健全的“三位一体”的体系。要牢固树立预防优先的工作理念,建立跨部门推进工伤预防齐抓共管的机制,从源头上减少工伤事故伤害。推动工伤康复早期介入,形成机制落实下去,尽可能恢复工伤人员身体功能,使他们回归工作岗位、回归社会。

      展望“十四五”时期失业保险工作,在理念上要实现“三个转变”,从事后帮扶向事前预防转变,从保障基本生活向稳岗和提技能转变,从保障失业人员向保障企业和参保职工转变,即变消极的失业保障向积极的就业保障转变。在功能定位上要实时调整,失业保险功能是保生活、防失业、促就业,保生活是基础,防失业是重点,促就业是目标,在经济平稳时期,要凸显预防失业和促就业,当出现经济波动,要凸显保生活这个基础功能。

      “十四五”时期,社会保险基金监管要深刻认识和准确把握外部环境的变化,以及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失业保险制度、工伤保险制度改革发展面临的新问题、新情况、新挑战,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农民工 赛技能

  • 就业打通致富路

  • 脱贫靠双手日子有奔头

  • 牵线搭桥 助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