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伤认定“去行政化”研究—从立法角度破解工伤认定维权难的现状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陈诚 日期:2020-03-30

      实务中,许多用人单位在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作出工伤认定决定后,不断启动复议和诉讼程序,以期拖延应当支付给受伤害职工的工伤赔偿待遇。本文从立法角度出发,就这类事件进行探讨并提出解决之策,以期有更多的人来关注用人单位滥用诉权拖延工伤认定程序的相关问题。

      一、工伤维权难的严峻形势

      (一)工伤参保率低。以亭湖区为例,行政诉讼案件则有以下特点:一是行业分布集中,多集中在机械制造、建筑业,主要原因是这些企业劳动强度大、人员不稳定、加班常态化、参保率不高;二是上下班途中的交通事故比例高,达到应诉案件的60%,企业往往在情理上就不认同这项规定的合理性,从而想通过诉讼拖延时间。2017-2019年,笔者所在的社保行政部门认定工伤中,未参保职工人数逐年递增,三年共计249人。

      (二)工伤立法的制度性缺陷。立法规定,双方对劳动关系存在巨大争议的,劳动者必须到仲裁部门先行确认劳动关系,不服仲裁裁决的,再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劳动关系确认后,对工伤认定不服的,可以启动复议、诉讼程序。如双方对赔偿金额有争议,需再次启动仲裁和诉讼的程序。据笔者统计,亭湖区近三年249名已认定工伤的未参保职工,通过协调拿到工伤赔偿待遇的仅仅不到50人,通过诉讼得到法院终审判决书的有78人,但是执行到位的不足一半,另外有121人困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

      二、工伤维权难的原因分析

      一般工伤维权需要打9个官司,3个劳动关系处理案,3个工伤认定行政诉讼案,3个工伤待遇民事赔偿案,总共要经历3-4年时间。笔者认为工伤维权艰辛,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原因:

      (一)复议诉讼成本过低,用人单位恶意走程序。现行体制下,行政复议不收费,行政诉讼案件收费较低,一般50元/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用人单位“健讼”和“恶意诉讼”的情形。有些用人单位明知道本单位职工受伤的情况符合认定工伤的条件,但滥用法律赋予行政管理相对人的复议、诉讼权,跟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打“程序”,想方设法拖延时间,严重侵害劳动者的权益。

      (二)对法律的理解存在差异,劳动关系存在争议。因工伤认定条件的法律规定比较抽象,而伤亡事故发生的情形却千变万化,造成工伤认定行政部门在进行认定时标准不易把握,当事人对工伤认定结论争议较大。加之用人单位与职工之间利益相对,不论工伤认定行政部门作何工伤认定结论,总有一方当事人会提起行政复议和诉讼。尤其是劳动关系发生争议时,往往在劳动关系确认环节就必须耗费大量时间精力。

      三、从立法角度破解工伤维权难的现状

      因此,笔者在此呼吁尽快改革工伤维权中涉及到相关救济程序,具体有以下几点看法:

      (一)建议工伤维权程序借鉴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

      笔者认为,立法机关应该整合《工伤保险条例》和地方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等法规、规章的相关规定,尽快制定《工伤保险法》,明确劳动者发生事故伤害后,还是首先向社保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由社保部门调查核实是否属于工伤,并作出决定。不服工伤认定的,在收到认定书后的10天或15天内向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规避现行的复议60日和诉讼六个月的的漫长期限,保障劳动者快捷进入司法程序,进行工伤法律维权。如果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均服从且均申请由社保部门调解的,可以依法调解,调解后不得再申请仲裁或诉讼。如有任何一方不申请调解或者不同意调解的,社保部门可参照公安机关处理道路交通事故程序的规定,不插手当事人的经济纠纷调解,防止久调不决,拖延工伤劳动者法律维权时间。进入诉讼程序后,由法院直接对案件相关事实进行确认,期间委托劳动能力鉴定机构就劳动者伤残进行鉴定,并就劳动者工伤赔偿费一并作出司法判决。按照这个程序设定,工伤劳动者出院后,在2-4月内能得到《工伤认定决定书》,在4-6月内能得到劳动能力伤残鉴定结论,在9-12月内能得到工伤赔款终审判决书,劳动者有望在1年左右的时间得到工伤赔偿款。

      (二)建议基层立法机关可以制定规范性文件加强劳动者就业及就业过程的动态监管

      社区、村居对辖区外流人员进行就业登记管理,要求社区、村居在外就业人员必须及时电话告知社区、村居其外出就业状况,社区、村居及时发函与外单位联系确认外流人员就业信息,包括不限于是否签订劳动合同等信息,劳动者遭遇事故伤害后,即使没签劳动合同,也不易让用人单位赖掉其劳动关系的成立;劳动监察、安全监管单位应当尽快制定制度要求用人单位在劳动者进厂劳动的当天,必须通过电函、传真等方式向当地劳动监察、安全监管单位上报企业用工信息,要求有条件的用人单位在生产等重要地方安装摄像头监控职工劳动过程,防止职工意外受伤后,不能被发现的被动场面。

      笔者认为,假定以上的立法建议都能够实现,则一方面能够保证用人单位与工伤职工都享有合法的诉讼权利;而另一方面又能够保证工伤职工免受工伤救济程序繁冗之苦。在此呼吁改革工伤维权的程序途径的力量是有限的,笔者希望能通过建言献策的方式为弱势群体争取话语权,呼吁改革工伤维权的程序途径,让立法机关尽快制定《工伤保险法》,真正保障工伤劳动者能平等享受法律阳光!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见习编辑双欣瑶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