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创业调查报告[ 来源:《创业中国》第2季 | 作者:人社部劳动科学研究所课题组 | 

  进入知识经济时代以来,创新创业已成为一个全球议题,如何促进创业经济的发展也成为各国政府关注的焦点。创业不仅可以创造财富,还能带来新的就业机会,对解决失业问题、刺激经济增长有着非常积极的作用,并且这种作用是长期的、累积性的。青年是创业主体中最具活力的因素,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要力量。2015年,在人社部就业促进司的支持和指导下,劳动科学研究所课题组运用社会调查的方式,深入地调查了解了青年创业者的创业现状,分析了青年在创业过程中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一些提升青年创业效果的政策建议。

  一、调查概况

  (一)调查范围及内容

  调查范围涉及安徽、江西、山东、河南、湖南、广东、四川等7个省20个市,如表1所示。通过发放问卷、召开政府部门和创业者座谈会、对部分创业者进行深度访谈及实地考察创业孵化基地等方式,对青年的创业状况作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调查内容基本涵盖了青年创业的全过程,包括创业动机的产生、创业方向的选择,创业资源(资金、人才和技术)的获取与管理、创业环境与政策支持、创业能力的培养、创业绩效表现、未来发展前景以及在此过程中的创业感受和困难诉求等。

  (二)调查样本分布

  问卷采取随机发放的形式,共发放问卷4500 份,回收4438 份,其中有效问卷4012 份。调查样本分布情况如下:性别方面,男性占全部样本量的64.2%,女性占35.8%,男性创业者的比重明显高于女性;年龄方面,调查样本年龄分布在18-35 岁之间,平均年龄28 岁;教育程度方面,初中及以下、高中/中专、大专、本科和硕士及以上学历的比重分别为5.5%、17.8%、35.9%、36.6% 和4.2%,总体教育水平较高;婚姻状况方面,未婚占39.6%,已婚占59.7%,离异/丧偶占0.7%,已婚者占多数;从前的身份来看,高校应届毕业生、在校学生以及初中/高中/中专应届毕业生的比重分别为26.5%、12.6% 和5.7%,没有工作经验的群体占到了全部创业样本40% 以上,另外城镇失业人员创业的比重也较高,占到全部样本的18.3%(见图1)。创业经历方面,被调查的创业者多为初次创业,占全部样本的62.2%,创业2 次、3 次及4 次以上的比重分别为28.2%、7.3% 和2.3%;创业经验方面,1 年及以下经验的占26.9%,1 年到2 年的占30.3%,2 年到3 年的占17.7%,3 年到5 年的占10.9%,5 年以上的占14.2%, 平均创业时间不长。

  二、调查主要发现

  (一)主动型创业占多数,政策鼓励效应初显。青年创业者成就事业(43.1%)、增加收入(39.5%)及发现机会(27.5%)的创业动机占比较高,由于就业困难被动创业的占18.8%,受政策鼓励而创业的占20.9%(见图2)。从性别方面来看,男性成就事业的动机更强,女性基于兴趣爱好的动机更强;从学历方面来看,高学历创业者成就事业、发现机会和基于兴趣爱好的动机更强,低学历创业者由于就业困难和增加收入的动机更强。

  (二)从事个体经营和创办有限责任公司是青年创业的主要形式,不同群体创业项目的注册类型有所区别。从创业项目的注册类型来看,注册个体工商户的最多(43.8%),其次是有限责任公司(29.8%)。其中,农民、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初中/高中/中专应届毕业生、城镇失业人员注册个体工商户的较多;在职人员、留学归国人员注册有限责任公司的较多;高校毕业生、复转军人注册个体工商户和有限责任公司的比重都较高;在校生创业则更多的是未注册或注册有限责任公司。

  (三)创业领域涉及所有行业,批发零售业占三成。调查显示,青年创业者的创业项目遍布所有行业,其中最多的是批发零售业(34.5%),另外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13.7%)、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9.5%)以及住宿餐饮业(8.6%)的比重也较大(见图3)。不同群体创业行业选择有所不同,农民、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初中/高中/中专应届毕业生、城镇失业人员在批发零售业创业比重较大,而留学归国人员、在职人员和在校生创业则更多选择在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

  (四)创业初始资金在10万元以下的占六成,来源主要是自有资金和他人(含家庭)资助,支出主要在场地租赁和购置方面。创业初始资金在10万元及以下占64.9%,10-30万占19.9%,30-50万占8.6%,50万以上占6.6%(见图4)。初始资金来源构成中,自有资金作为首要来源的占70.3%,他人(含家庭)资助作为首要来源的占20.1%(见图5)。初始资金支出构成方面,主要用于场地租赁与购置的占57.0%,主要用于设备的占16.2%、原材料的占16.6%。

  (五)六成青年创业者没有贷款,创业担保贷款在创业资金中占比不高。61.9%的创业者没有获得贷款支持,其中半数左右是不需要(47.7%),其他主要是受融资成本(16.1%)、融资手续(25.8%)以及抵押物/担保(29.0%)等方面的限制,尽管需要却未能获得贷款。创业初始资金中包含政府创业担保贷款的占13.3%,其中将创业担保贷款作为最为首要资金来源的占1.5%,作为第二位来源的占5.5%,作为第三位来源的占16.3%,总体看创业担保贷款在创业初始资金中占比不高。

  (六)政策知晓度较高,政府宣传和网络/媒体是获知政策的主渠道。调查对象对创业政策非常了解的占6.0%,了解一些的占62.7%,不太了解的占26.4%,几乎不了解的占4.9%。其中,初中/高中/中专应届毕业生、农民、农村进城务工人员以及在职人员对政策的了解程度较低,几乎不了解和不太了解的占比在35%以上。政策获取途径主要是通过政府宣传(64.6%)和网络/媒体(55.1%),其中农民、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城镇失业人员以及初中/高中/中专应届毕业生了解政策更依赖于政府部门的宣传,通过网络/媒体了解政策的比重偏低。

  (七)政策/服务总体享受面较大,单项覆盖率不高,对部分群体惠及度较低。调查显示,84.6%的创业者至少享受了一项创业政策/服务,但分项来看,除了创业培训指导服务的享受比重(43.0%)较高外,其他各项政策/服务享受比重均在30%以下(见图6)。分群体来看,高校应届毕业生、留学归国人员受政策的支持力度较大,平均享受政策/服务数量分别为2.3项和2.2项;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复员退役转业军人、农民以及在职人员享受政策/服务数量相对较低,平均为1.7项左右,差别主要体现在创业补贴、创业孵化服务和政府支持的优惠金融贷款等方面。

  (八)政策总体满意度较高,政策/服务效果评价积极。总体来看,调查对象对创业政策比较满意,选择较满意或很满意的比重达到54.3%,部分创业者对政策不尽满意主要是由于办理手续繁琐(49.9%)、支持力度不够(38.9%)、覆盖范围小(38.6%)、条件规定苛刻(34.7%)以及落实不到位(32.3%)等。从创业者对政策/服务效果的评价来看,参加过创业教育培训的创业者中,51.4%的人认为创业教育培训对创业能力培养有较大作用或非常有用;接受过创业孵化服务的创业者中,72.4%的人认为创业孵化对支持创业有较大作用或非常有用。

  (九)创业带动就业倍增效应明显,创业项目人员规模总体稳定。尽管被调查的创业项目多处于初创期,10人以下规模占到了80.7%(见图7),但创业对就业的带动作用已有所显现,平均每个创业项目吸纳就业约8.4人。比较而言,不同创业前身份的创业者,不同创业时间、注册类型的创业项目,创业带动就业效应有所差异(见图8)。从创业项目中人员规模变化情况来看,比较稳定的占75.7%,总体增长的占12.3%,起伏较大的占9.4%,呈下降趋势的占2.0%,说明创业吸纳就业的势头总体向好。

  (十)创业者对创业环境总体认可度较高,但对市场公平性评价较低。从创业者对创业环境的评价来看,46.0%的人认为创业氛围较好或很好,57.5%的人认为基础配套设施较好或很好,57.1%的人认为政府对创业的支持力度较强或很强,68.0%的人认为创业得到了亲朋好友的支持。但在市场公平性方面,肯定评价的占比相对较低(29.9%)。

  (十一)创业者对未来发展总体乐观,创业失败大都会选择重新创业。青年创业者认为当前创业项目发展比较乐观或非常乐观的比重达64.3%,其中留学归国人员(91.7%)和在校学生(74.8%)对于未来发展的乐观程度更高,而农民(51.3%)、农村进城务工人员(57.9%)和初中/高中/中专应届毕业生(52.9%)的乐观程度略低。即使创业失败,大多数青年创业者还是会选择再次创业(65.0%),还有15.6%的人选择就业、5.5%的人选择读书深造。

  三、政策启示

  通过调研可知,青年创业的活力已经激发,良好的创业氛围逐步形成,政策服务体系在支持青年创业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同时也发现,青年创业过程中还面临一些普遍性困难,政策、服务也尚有提升空间,未来应重点做好以下几个方面工作。

  一是鼓励创业和支持创业并重。目前社会上对于是否应该鼓励青年创业还存在争议,有人认为青年群体不够成熟,创业风险性较大,不应该鼓励青年创业;有人则认为青年创业者有激情、有想法,并且青年时期是试错成本最低的阶段,是创业的最佳时机。调查发现,两方面在青年创业者身上都客观存在,年轻既是他们的资本,同时也是导致资金匮乏、经验不足等问题的根源所在。对于有志于创业的青年群体,不能用单纯的二分法来回答鼓励或是不鼓励这个问题,而是要处理好鼓励创业和支持创业之间的关系,即鼓励创业的前提,应该是为青年创业提供便利的条件、科学的引导、有力的支持以及宽容失败的氛围。只有这样,才能使青年创业者不仅走上创业之路,更能在创业中体现自己的价值,提高创业的成功率。因此,为了帮助更多的青年创业者成功创业,创业政策服务的支持力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二是支持创业和支持守业并举。在“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的趋势下,政府政策、共享空间、资本注入,为创客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创业环境,大批年轻人也投入到创业中,创业活力得以激发。但与此同时,由于大量市场主体的涌入,青年创业者也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加之自身资金、能力等方面的限制,如何将企业做大做强,成为很多青年创业者面临的普遍性问题。为此,青年创业的支持政策/服务还需要进一步深化,在加强创业项目引导和创业孵化的同时,强化对创业企业成长期和成熟期的深度支持,加强对成长性能力的培养,满足更多创业主体的不断深化、与时俱进的需求。

  三是普惠性与针对性相结合。当前创业政策/服务在支持青年创业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普惠性和针对性都还有待进一步加强。普惠性方面,部分青年群体被排除在一些政策之外,或是由于政策宣传不够到位、政策难以被创业者消化和理解,导致一些群体没有充分享受到相关政策/服务。因此,还需要进一步扩大政策覆盖范围,加强政策宣传力度,充分利用各类宣传媒介和公共服务平台,将政策通俗易懂地进行解读,提高社会知晓率和群众积极性,惠及更多有创业意愿的青年劳动者。针对性方面,当前政策、资金在一定范围内还存在“撒胡椒面”的现象,资金支持、培训模式、孵化服务等都基本一致,很难满足创业者差异化的需求。因此,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创业服务的针对性和精细化水平,根据创业项目的萌芽、孵化及成长等不同阶段,结合青年创业者的不同需求,形成相互衔接、各有侧重、协调联动的服务体系。

  四是坚持政府引导和市场主导协同。创业本身是一个市场行为,政府能够为创业者在资金支持、创业培训、环境创造等方面提供一定的帮扶,但公共资源毕竟有限,并且公共服务更多地关注普惠性,难以满足各种差异化需求。因此,支持创业更多地还是要依靠市场力量。当前创业服务组织虽有兴起之势,但缺乏有序引导,水平参差不齐,创业服务市场发展相对滞后,创业服务的整体效应还没有得到发挥。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注重发挥专业组织、孵化机构积极作用,调动社会力量积极支持并参与创新创业活动,为青年创业者提供更加专业化、规范化和更有针对性的创业服务。

  (执笔人:鲍春雷)

更新日期:2020-01-06 22:24 | 浏览()人次 | 投稿 | 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