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探索建立事业编制人员处分通报机制的案例分析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陈大进 日期:2019-10-21

      【案情简介】

      李某系某县房产管理部门事业编制工作人员,政治面貌为群众。2014年11月至同年12月期间,李某为使某置业有限公司能够在本县某地块“招拍挂”的竞拍过程中能够中标,伙同张某对其他投标人刘某、汪某、赵某、单某、陆某等采用言语威胁、巨额利诱等手段令其放弃竞标,致使该置业有限公司以较低价格“如愿”中标。事后,刘某获得李某提供的“好处费”80万元,汪某、赵某、单某每人获得“好处费”40万元,陆某获得“好处费”24万元。最终,李某因伙同投标人与其他投标人串通投标,损害招标人利益,涉嫌犯罪,于2016年6月被公安机关立案并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2017年7月,当地人民法院以串通投标罪判处李某罚金十五万元。李某未上诉。

      2017年年初,在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年度考核工作中,李某的2016年年度考核结果被本单位确定为合格等次。2018年年初,在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年度考核工作中,李某的2017年年度考核结果被本单位确定为不合格等次。2018年2月,李某所在的事业单位主管部门,给予降低岗位等级(一个等级)的处分。2018年2月,李某所在单位将相关处分决定送达至县人社部门。人社部门收到处分决定后发现,早在2016年6月李某便被立案,直至2017年7月才结案,其2016年年度考核结果不应确定为合格等次(根据考核文件精神,李某2016年的年度考核结果应确定为“不定等次”)。因此,县人社部门责令李某所在单位修正李某2016年的年度考核结果;同时,重新核定被采取强制措施及受处分后的工龄和薪资待遇。

      【案例分析】

      焦点一: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纪检监察部门、公安机关及司法部门立案、处分或判刑后,相关部门与本单位之间通报机制不健全或者缺乏通报机制。

      本案中,李某2016年便被公安机关立案和采取强制措施,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年度考核的有关文件精神,“接受立案审查尚未结案的人员,只进行年度考核,暂不写评语、不定等次,待问题查清后再行确定。”而单位称,李某2016年的年度考核结果之所以被误确定为合格等次,是因为“我们并不知晓2016年李某已被公安机关立案,因为上班的时间仍能在单位见到李某”。现实中,类似李某的年度考核被误确定等次的情况,不乏其例。这里面,我们无法排除有极少数单位报着侥幸心理妄图包庇当事人的情形,但也不可否认,确有一部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立案采取强制措施后(特别存在于因醉驾被立案的案例中),单位并不知情的情况。而究其根源在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纪检监察部门、公安机关及司法部门立案、处分或判刑后,相关部门与本单位之间通报机制不健全或者缺乏通报机制。

      焦点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判处刑罚的当年,如果相应的处分决定未及时跟进,被判刑人员当年的年度考核等次的确定缺乏政策依据。

      目前,事业单位中受行政处分人员的年度考核等次的确定,主要按照中组部、人社部、监察部《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人社部函〔2012〕290号)办理;受党纪和政纪处分的,参照《关于公务员惩戒有关问题的通知》(人社部发〔2010〕59号)》执行。但是,对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判处刑罚的当年,如果相应的处分决定未及时跟进,那么被判刑人员当年的年度考核等次如何确定?这便缺乏政策依据了。

      焦点三: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存在违纪违法行为,有关单位不处分或者未及时处分的,如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以及追责后相关人事管理工作如何开展?

      根据《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贯彻执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规定,“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存在违纪违法行为,有关单位不处分或不按规定处理的,应当根据《处分规定》第四十五条规定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然而,如何追究责任,追究何等责任以及追责后相关人事管理工作如何开展,仍然缺少政策依据。比如,某人因醉驾被判处拘役。刑罚执行期满后,有关单位仍未给予当事人相应处分,甚至给予当事人晋升岗位等级,此后由于种种原因,主管部门给予了当事人降低岗位等级的处分。那么,单位对于当事人刑罚期满后、受处分前的岗位等级晋升是否有效?(如无效,则缺乏政策依据)。当然,有关单位不处分或者未及时处分的,在某种情况下,不排除也与“办案通报机制”有关。这方面,急盼政策衔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