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996” 劳动法专家们都怎么说?
    ——第30期社会法前沿论坛“996事件”法律问题研讨会召开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孟晓蕊 日期:2019-04-25
    [导读]2019年4月22日晚,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社会法教研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主办的第30期社会法前沿论坛“996事件”法律问题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顺利召开,参会嘉宾对当下引起社会热议的“996”问题发表了各自独到的观点。

      2019年4月22日晚,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社会法教研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主办的第30期社会法前沿论坛“996事件”法律问题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顺利召开。

      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财经大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天津大学、中国社会法学研究会的专家学者,以及来自德恒律师事务所、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FESCO)、中智北京的参会代表等近200人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在研讨会上,参会嘉宾对当下引起社会热议的“996”问题发表了各自独到的观点。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建峰:

      劳动法需要一场“启蒙运动”,即广大劳动者对劳动法的理解可能需要再次被启蒙,需要建立普通劳动者对劳动权利保护的观念。“996”工作制引发的某些加班问题具有违法性,“996”中有关个人奋斗的表达其实是劳动关系本身权利和义务的配置问题。同时,“996”备受关注,与当前的经济形势和产业竞争有关。互联网用工带来了很多就业优势,同时挤占了其他企业的竞争空间。市场配置劳动力资源本身有很大的不足,劳动力供给越来越旺盛,劳动力价格就会不断下跌。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说,“996”工作模式还会带来消费萎缩的现象和忽略子女养育的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常凯:

      “996”争论的是劳动法适用问题。我国劳动法在工时基准上,确实存在加班时间较短的问题。但在法律没有修改的前提下,劳动法是底线,雇主依然必须遵守。“996”受到如此广泛关注源于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但必须坚持的是,互联网经济下劳动关系的性质并没有改变。雇佣关系依然作为雇主与员工关系的基本形态,其中的从属性仍然是最重要的。因此,雇主必须承担劳动法中规定的保护劳动者的义务。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郑尚元:

      工作和生活兼顾的原则是《劳动法》的基本原理之一,“996”工作制违反了这一基本原理。我国劳动法颁布于90年代,对于工作时间的规定并未区分劳动者的差异性,也未区分工种的差异性,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法律制度未能及时修改完善;对于不执行工作时间的情况,用工单位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以及劳动者权利救济的路径仍需法律进一步明确。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赵红梅:

      我国工时基准的立法在新时代发展中面临严峻挑战。首先就工时立法而言,在我国还是有提升的空间。加班可以延长,但不是一概延长,而是应该区别不同的劳动者、不同的工种、不同的工作性质。其次,共享经济的出现导致兼职更加便利,未来需要技术共融,才能对多重劳动关系中的工时进行管制。再其次,要认识到人工智能对劳动法的挑战,也是跟工时相关的。最后,要贯彻落实8小时工作制,不仅需要强大的执法能力,还需要发挥集体协商的作用,完善社会保障制度。

      中国社会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张恒顺:

      “996事件”反映出我国劳动法治存在一定的缺失。工会在企业中的角色被弱化,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也未能通过集体协商等方式形成劳动合同双方的制衡关系。“996事件”并不可怕,但背后反映了中国劳动法治亟需进一步完善。

      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建平:

      “996现象”具有一定的普遍意义,也有特殊意义,并不是全面地体现了当下劳资关系的真实情况。“996事件”体现了老一辈劳动者的觉悟,也反映了年轻劳动者面对生活压力的无奈。建议国家可以进一步出台强制性的规定以保障工时制度的落实,同时也要考虑给企业减负,平衡企业的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爱青:

      “996工作制”在现行劳动法有明确的加班工时规定之下,是不合规的。但在尊重企业正常需求和保护劳动者基本权利之间,劳动法律规范的确很难平衡。建议工时的规定应该区分适用,细化到不同工种的劳动者。同时也应加强劳动监察部门对工时制度的监督。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范围:

      我们的确需要一场对劳动法的启蒙。工时制度是劳动基准的问题,既然是基准,不仅涉及到劳动者生存权保障的基本需求和底线,还关联到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公平原则。此外,从宏观上说,“996事件”会对人口增长造成影响,加班问题会挤占就业,工作时间的延长会提高安全生产的风险。

      天津大学法学院教授田野:

      “996事件”暴露出来的问题,其实不是新问题,是老问题。比如说自愿加班、普遍加班、劳动监察等问题。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期的劳动法律都会在雇主和雇员之间进行利益均衡,现在有效的法律是已经充分考虑到雇主和雇员双方利益的,当前必须遵守。结合新时代的特点,未来可能会诞生出新的工时制度,需要我们做好当下和未来的平衡问题。另外,“996事件”直接涉及劳动监察的问题,如果要制止“996”,就必须进一步加强法律责任。

      北京外企服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FESCO)总经理李熠:

      “996事件”在当下这个时点被爆出来,其实跟互联网公司整体的经营、运营压力相关。我国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失调长期存在,这直接导致未来“996”现象可能会愈演愈烈。要唤醒大家的合规意识,并加大执法力度。

      中智北京法律服务中心法务总监张家玮:

      互联网企业普遍的加班现象源于互联网行业和新业态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种发展动能必然需要供给大量劳动力。而企业中自主加班的现象是很难以被认定为劳动法上的加班的。同时,企业遇到经济下行的现实之后,不断进行着人力资源的优化,包括通过管理和激励进行调配优化,亦或用工模式的优化。这种优化并不是在解决“996”,其目的在于激发员工在固定的工作时间内为企业创造更大价值。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林嘉:

      在新时代互联网发展的条件下,需要思考劳动法的角色和使命问题。首先劳动法的立场是保护劳动者权利,劳动法中关于工时的规定,属于劳动基准法,是强制法。过度加班会造成劳动者身心健康权益、休息休假权利的减损,“996工作制”所反应的过度加班是不符合法律原则和现行法规定的。其次,当这种强制法被现实所规避,那么这一法律规范自身的合理性以及避免规避的技术方案就需要重新被反思。最后,劳动法在司法诉讼过程中是刚性的,但在企业管理过程中却是软性的,面对当下激烈的劳动力市场竞争,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安全性与劳动法的强制性之间的平衡问题再次突显,劳动法自身也面临者新一轮的危机和变革,劳动法学者需要进一步思考劳动法的修订与完善。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