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经济走势与养老保险制度模式的选择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张兴 日期:2019-03-22

  世界范围内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现收现付制,二是完全积累制。前者在代际之间、代际内部(或二者兼而有之)实现收入再分配,体现社会共济原则;后者所积累的养老金权益完全归个人所有,体现激励相容原则。

  制度模式的优劣标准:“艾伦条件”

  “艾伦条件”可表述为:当人口增长率与工资增长率之和大于实际市场利率之时,实行现收现付制比基金积累制更能实现养老保险的帕累托改进。这里的人口增长率与工资增长率之和(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称之为“生物收益率”,在现收现付养老保险制度中又被称为“内部回报率”)就是劳动收入增长率,而实际市场利率相当于资本收益率。对于一个国家或地区而言,这里的劳动收入增长率、资本收益率都是均值概念,而且是长期累积的平均增长率,以消除不同时期增长率波动的影响。

  从“艾伦条件”的表述不难看出,现收现付制与基金积累制本质上都是通过对在职人员的养老保险缴费进行计息来计算养老金待遇,只不过前者的计息方法是人口增长率(准确地说是就业人口增长率)与工资增长率之和,而后者的计息方法是市场投资收益率,二者的养老金待遇差距仅仅是由于计息方法不同造成的。

  深入剖析“双率”的重要性

  既然劳动收入增长率与资本收入增长率对决定养老保险制度模式如此重要,那么就有必要对二者进行深入地剖析。

  从经济增长的视角来看,推动现代经济增长的生产要素包括劳动、资本、土地、技术、管理等,而土地、技术、 管理要素最终都要通过资本和劳动来发挥作用,分别表现为资本质量的提高和人力资本的提升。因此,可以从国民经济统计“收入法”的视角,将国内生产总值(GDP)最终分解为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相应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可以分解为劳动收入增长率和资本收益率,二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劳动收入增长率越高,资本收益率越低;劳动收入增长率越低,资本收益率越高。举例而言,假定去年的GDP为100,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各50。今年GDP增长率为10%,如果劳动收入增长率超过GDP增长率,达到12%,那么资本收益率就仅为8%。

  从美国次贷危机看“双率”决定因素及发展趋势

  为了使分析更有现实性和前瞻性,本文将分析的起点选在美国次贷危机,探讨劳动收入增长率与资本收入增长率背后的决定因素及发展趋势。

  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美国次贷危机之前,由于技术进步、资本深化等因素的影响,从全球范围来看,劳动收入份额持续下降,这表明在此期间,资本收入增长率高于劳动收入增长率。劳动收入增长落后于经济增长,造成世界性的商品过剩。各国普遍将提升商品出口竞争力作为克服国内总需求不足、刺激增长的重要手段,在质量相同或相近的情况下,比拼商品的成本和价格,通用的方法,一是通过技术进步、采用先进设备来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生产成本,但在市场需求有限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减少用工需求;二是直接压低用工成本,抑制劳动收入增长。无论怎样,都会导致劳动收入占比进一步下降,造成对商品的需求更加不足,由此进入向下的累积性循环,导致世界市场持续萎缩,最终以经济危机的形式来破坏生产力的发展。美国次贷危机表面看是金融创新过度和金融监管不力引发的金融危机,但本质上是世界经济供需结构失衡导致的经济危机,美国次贷危机只是经济危机的导火索而已。

  以美国次贷危机为起点,本文从中短期和中长期两个时段展开分析。

  中短期来看,为了应对世界经济危机对商品出口的不利影响,许多国家开始通过扩大内需来消化过剩的商品,主要方法是扩大政府支出,增加就业,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加大转移支付,甚至制定劳动收入增长计划,以此来改善劳动者收入状况。具体表现为次贷危机之后,全球范围的劳动收入份额总体呈上升趋势,表明劳动收入增长率开始高于资本收入增长率。同时,许多国家的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增长,竞相采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欧洲央行及瑞士、瑞典、丹麦等少数欧洲国家甚至将银行存款利率调为负数来刺激消费,以克服“流动性陷阱”。这显示经济是何等低迷,也表明真实的资本收益率在低位徘徊。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经十余年了,但世界经济仍未走出低迷。即使是显示复苏迹象的美国,也要通过贸易战来维持国内经济的发展,因此其前景也不容乐观。过去世界经济平均每10年就能完成萧条、复苏、繁荣、衰退四个阶段,但此次经济危机仅衰退和萧条就已持续10余年之久,而且尚未结束,何时结束也不得而知。因此,从总体上判断,在这一时期,劳动收入增长率要经常高于资本收益率。

  中长期来看,形势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但基本结论不会改变。对于企业而言,劳动收入的快速增长意味着生产成本的快速增加,而其生产的商品的价格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上却要不断承受着向下的压力,企业的利润空间被压缩。企业无时无刻不在寻找降低人工成本的方法。资本逐利的本性决定了只要技术上可行、经济上划算,它将不断地用便宜的“机器”去替代昂贵的人。而信息技术为标志的第三次技术革命及其在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领域的广泛应用及创新、融合发展,正在加快将之变成现实。第三次技术革命与前两次技术革命有着本质的不同。如果说前两次技术革命在于替代人的体力,而没有人的脑力参与(主要是认知、协调、行动等能力)社会生产便不能完成的话,那么第三次技术革命将逐渐替代人的脑力劳动,使社会生产活动绕开大多数人的参与成为可能。这种情况会首先发生在工业领域,各国陆续推出的智能制造计划已经对此作了注解。很快它将向生产性服务业,继而向生活性服务业蔓延。因为,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一个国家的企业生产会日趋全球化。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胜,低成本、高效率是必要条件,技术落后意味着被市场淘汰,任何企业都不敢放慢技术进步的步伐。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和企业用“智能机器”来代替劳动者,社会劳动生产率与劳动者收入的正相关性越来越弱,原因在于:其一,由于“机器”代替人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利润,整体上,企业采用新的生产方式后,用工人数会减少,劳动力成本支出会下降,否则企业不会做出改变;其二,失业人数的增加会对就业者的工资产生压力,抑制其增长。两个因素共同作用下,劳动收入占GDP的比重将会下降。如果这种趋势持续发展,社会供给能力会越来越大,但社会有效需求能力会越来越弱,经济危机发生的频率将越来越高,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产生的破坏性将越来越大。在一个经济周期内,复苏期和繁荣期将相对越来越短,而衰退期和萧条期相对越来越长,低资本收益率将成为大概率事件。为了防止经济陷入衰退,或者让经济走出萧条,政府、社会和企业将不得不通过各种方式来增加就业和提高劳动者收入。据此推断,劳动收入增长率高于资本收益率将成为经常发生的事情,以不断修复失衡的供需结构,直至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之间达到一个合理的结构,实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理论上,此时的劳动收入增长率将等于资本收益率。

  综上,从今后的发展趋势看,由于劳动收入增长率高于资本收益率的概率更大,持续时间更长,因此,现收现付制养老保险制度模式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

  (作者单位: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枣阳市全力推进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征缴工作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9-08-12宁远:畅通人才引进渠道 助力县域经济发展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9-08-10麟游县:社保扶贫路上,养老保障不落一人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9-08-09莆田市开展打击骗取社会保险金行为专项行动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19-08-07深入工地宣传工伤保险知识中国劳动保障报2019-08-01攀枝花建立起外来农民工“1+1”服务模式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2019-07-31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