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管齐下直击痛点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黄晓云 日期:2019-03-04

      嘉宾: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院长冯喜良

      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庞诗

      江西省就业局副局长罗文 

      看问题———供需结构性矛盾突出

      记者:近年来,春节后招工难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现象。年年招工难,今年难在哪里?具体有何表现?

      庞诗:今年招工难主要表现为:从区域上看,主要是长三角、珠三角、东南沿海地区企业节后出现招工难。从行业上看,主要是制造业、服务业等行业的劳动密集型企业用工难。从岗位上看,主要是制造业技能工人、服务业普工供给不足。即使纺织业整体工资较往年提高5%-10%,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佛山市等地的制衣厂普工仍然很难招。东莞市人社局年前公布的2019年企业节后用工需求信息显示,800多家企业节后空缺岗位近10万个。

      从劳动力总体供给的实际情况看,劳动力供给的总量并没有减少,招工难主要是结构性问题,即劳动力供给和市场需求不匹配。

      记者:出现招工难的原因是什么?

      庞诗:出现招工难的原因,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看。一是在全国就业总量稳中向好的大局下,就业结构进一步优化,部分劳动力从第一、第二产业流向第三产业。有关数据表明,与第二产业相比,服务业劳动密集程度高,吸纳就业能力更强。去年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52.2%,比上年提高0.3个百分点。

      二是一些新经济、新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分流了部分制造业劳动力。2018年,在滴滴平台上获得过收入的司机超过3000万人,全国快递员总数估算达300万人。

      三是随着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实施和产业转移,中西部地区变身稳就业“蓄水池”。随着产业向中西部迁移,外出务工人员则会首选离家乡更近的城市就业。2018年,在东部地区务工的农民工比上年减少185万人,而在中西部地区务工的农民工人数同比增长3.2%,增速快于全国2.6个百分点。

      四是随着产业转型升级,求职者的技能与岗位技能不匹配,导致企业招不到合适的人。随着企业的转型发展,对普工的需求占比逐年下降,对人员的需求更趋向于专业化、高端化,尤其是对管理类、专业技术类、高技能人员的需求增多。

      冯喜良:一方面,沿海低端制造业招工难原因主要是:能干的不愿干。

      一是新生代劳动者的需求特征发生了变化,他们的需求层次已经上移,更为看重情感和发展的需求。与第一代农村进城劳动者相比,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工更喜欢体面、社会地位高的工作,而低端制造业利润率很低,很难提供更加优越的劳动条件扭转这种局面。

      二是一部分沿海企业转移到内陆等城市,带来了当地就业机会的增加。使许多原来的外出务工劳动者不用外出,也可以找到工作,减少了向沿海发达地区的流动。

      另一方面,高级技工和高端人才招工难的原因是:想干的不能干。

      一是高级技工收入高、社会地位高,许多人想干,但是又干不了。这部分劳动力在劳动力市场相对短缺,因为高级技工需要理论和技术的支撑,要依靠职业教育的培养。而我国目前的职业教育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所提出的用工需求。

      二是随着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优化升级,对高端人才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长,故而形成了人才供不应求的状况。 

      解题破局———多措并举打出“组合拳”

      加强技能培训解决“技工荒”1

      记者:随着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机器换人”的实施,技能人才的紧缺更为明显。如何缓解“技工荒”难题?

      冯喜良:国家可通过公共政策和专门机构,加大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对青年低技能劳动者进行职业技能培训,使他们较快地成为技术工人。

      第一,转变人才观念,打破唯学历论。大力发展和做好职业教育,从高中甚至初中起实行分类培养。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以学徒制的方式培养我国需要的优秀技术工人。

      第二,精准培训,提升就业能力,特别是加强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针对制造业重点领域、现代服务业和乡村振兴需要大量技能人才的现状,积极开展就业需求量大、急需紧缺职业(工种)技能培训,促进他们成为产业工人。鼓励农民工、培训机构、用工单位参与到技能培训中。支持职业培训机构与行业协会、大中型企业、劳务输出机构等建立联合体,开展培训就业一站式服务。

      第三,适当开放技术工人劳动力市场。技工的培养需要时间,可以通过适当开放技工劳动力市场,从其他国家和地区引进急需的技术工人。

      罗文:技术工人需要更好的发展环境和更高的薪酬水平,人才的合理流动是符合市场规律的。

      一方面,各类企业特别是国有大中型企业,要发挥企业在技术工人培养上的优势作用,对在岗职工进行技能升级。同时,各类职业院校也要紧跟产业发展的需求,调整好技能人才培养结构。

      另一方面,从经济规律来看,在产业集群和完整产业配套形成的地域经济体中,技术工人可以同时服务于多个企业主体。从单一行业内部来看,在整体技术工人总量不足的前提下,可以采取分时制和灵活用工的机制,来缓解技术工人紧缺的问题。 

      抓住新业态发展新机遇2

      记者:新业态催生新职业,新职业的发展也释放出海量的岗位需求。如何满足这些职业岗位的招工需求?

      庞诗:随着新职业的产生和需求日益旺盛,首先要及时定义并颁布新职业有关标准,为产业、行业、职业结构的调整提供引导。人社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近期及时颁布了信息通信网络机务员等12个国家职业技能标准。

      其次,引导高校和职业院校开设相关专业,推动高校教育专业设置调整和教学方法改革,为新职业储备人才。

      最后,通过用工调查、监测分析,掌握新兴产业用工需求情况,比如光电、新能源、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为人力资源市场服务的改进、劳动者就业等提供引导。 

      优化公共就业服务体系3

      记者:外来务工人员难招、难留这一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冯喜良:外来务工人员难招、难留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外来”二字。中国人更看重归属感,外来务工人员如果在自己打工的城市没有机会留下来,他们自然不愿意长久留在这个城市。

      政府部门应该让外来务工人员看到职业发展的希望。只要他们努力为城市的发展服务,在衣食住行各方面应给予相应的政策优惠,在落户、住房、社保等基本需求上给予政策支持,让他们看到能够留下来的希望,让表现优秀的外来务工人员也有机会成为这个自己建设的美丽城市的一员。让“留不下的城市”不再是许多外来务工人员离开的理由。

      企业应通过提供稳定的就业、高质量的工作等措施,积极为劳动者创建留下来的机会,给外来务工人员营造归属感,在企业可承受的能力范围之内,积极解决员工的各种基本需求。

      罗文:解决这一问题, 需要解决“企业内部”和“城市整体”两种用工环境。

      企业内部用工环境主要是解决好劳动合同法所规定的各方面的问题,如薪酬体系、社会保险、休息休假、劳动环境和劳动保护,此外还包括企业文化等方面的软性竞争力。 对于人社部门来说,要贯彻实施好包括就业促进法、劳动合同法和社会保险法在内的一系列法律法规, 保障好劳动者的合法劳动权益。

      城市整体用工环境涉及的城市的整体竞争力。对人社部门而言,针对各类经济开发区和工业园区用工集中的特点,可以在优化公共就业服务体系的基础上,尝试将公共就业服务资源从平均分布向点核式调整,同步辅以政府购买的方式,引导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为企业提供多层次、差异化的人力资源服务产品。目前人社部门推进建设的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就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措施。

      记者:一方面招工难,一方面就业难,解决这种结构性就业矛盾,政府部门应该怎么做?

      庞诗:解决这一矛盾,政府要从宏观层面上把握就业难基本情况,提供全方位的公共就业服务。

      为深入了解春节后劳动者就业情况,人社部开展春节后劳动者就业情况调查。2019年“春风行动”正在全国范围内同步开展。通过多渠道搜集岗位,提前发布信息,人社部门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招聘活动,做好“面对面”线下现场服务和“点对点”线上信息推送,积极引导市场机构参与,提供精准有效的就业服务。重点是服务于有就业创业意愿的农村劳动力、农村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和有用工需求的用人单位,积极促进人岗对接,努力满足企业用工和劳动者就业创业需求。用工大省可以针对重点用工企业举办专场招聘会,跨区域有组织引进劳动力,满足用工需求。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智能化招聘展位方便供需双方

  • 今朝学技能明日好就业

  • 降费减负宣传进企业

  • “高姐”集训备战铁路暑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