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公民一个确凿的身份
————后“罗彩霞案”的思考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日期:2010-08-19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尽管迁延了15个月之久,罗彩霞被冒名顶替案日前还是有了说法——“罗彩霞诉8名被告侵害其姓名权、受教育权一案,由天津市西青区法院在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双方虽以调解结案,但仍有多个疑问待解。”(据新华社8月13日电)


  和解的结局显然不尽如人意,真相的大白仍需时日。但是,自去年2月爆出的“罗彩霞案”发酵至今,带给人们的震撼却是强烈而持久的——王峥嵘动作尺度之大,不仅跨省操作,而且涉及教育、公安等部门,其权力之手确是惊世骇俗;罗彩霞身份丢失长达5年之久,其作为社会公民的权利被侵犯至此令人感叹;更有“新疆罗彩霞”、“山西罗彩霞”、“北京罗彩霞”纷至沓来,可见冒名顶替上大学的咄咄怪事并非罗彩霞个案,而是折射出社会管理不容回避的深层次问题。

  公民在一个社会里总要有说明、校验其身份的凭证。比如,美国人以拥有一张社会保障卡作为其公民身份的象征。在中国,公民会有一个仅属于自己的身份号码和一张居民身份证。说来有点戏剧性,给罗彩霞办理网上业务的银行如果不与公安部门的居民身份证系统比对数据,罗彩霞永远无缘知道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是个“隐形人”。在此之前,她的教师资格证就莫名其妙地没有办成。是什么泄露了罗彩霞身份易主的玄机?首先是公民身份系统的全国联网,才使得身在天津的罗彩霞发现了远在贵州的王佳俊;第二是银行系统与公安系统的互联互通,信息共享,才使得办银行业务的罗彩霞发现了自己身份的秘密,从而揭开被冒名顶替之冰山一角。

  公民身份信息化管理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此外,诸如社保、民政、医疗、教育等社会公共服务系统信息化的实现并相互信息共享,是对社会管理水平提升的极大促动。由此我想到了比“罗彩霞案”更具悲情色彩的“佘祥林案”和“赵作海案”。这两个人都是背负了杀人罪名而锒铛入狱,终因“亡者归来”而冤情昭雪。试想,“被害人”在背井离乡的岁月里,总会有住宿、求学、求医、就业、建立社保关系等行为,如果可以通过社会管理信息系统与其公民身份信息相比对,就能够避免或减少冤狱的发生。

  社会公共管理信息系统的建立还将挡住“王峥嵘”们的权力之手。管住绝对权力靠什么?既要靠道德自律、党性原则,又要靠制度约束、法律威慑,还要靠管理技术手段的应用和提升。王峥嵘在条条既有的制度里面辗转腾挪,深藏5年而不为人所知,最后是在冷冰冰的计算机面前暴露无疑。可见,规范化的信息系统,挡住了人情,挡住了不合规操作,从根本上堵住了“王峥嵘”们上下其手的可能。

  随着社会的转型、城镇化的加快,人力资源的流动日趋频繁,越来越多的劳动力不再附着在土地上,也不附着在户籍上。我们管理人口的社会政策在这个大背景下也应因时而化,顺应其发展和变化。只有利用先进的信息化手段,实现数据互联和共享,才能实现跨地区的人口管理和有效控制,让“罗彩霞案”不再有产生的土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王心力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