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腿族:学子无法承受之痛?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王传涛 李君超 日期:2010-07-05
[导读]  学校是另一个社会。社会的种种不公,几乎都能在幼小中大所在学校中找到鬼魅的影子。到了大学,即便莘莘学子都在接受自由平等式的开放教育,在现实生活中,却还是要为了挣500块钱去出卖自己的体力,甚至包括平等的权利和人格。这是学子们无法承受之痛。

    学子无法承受之痛

   “跑腿族”不是一个新名词。城市快递、网上购物、替人买菜、代人陪床等社会现象的存在,都是导致“跑腿族”出现的原因。社会节奏的加快要求社会人必须想尽全力去提高所有能提高的行为效率,这是社会性“跑腿族”出现的根本原因。然而,今天我们却在纯洁的大学里看到了“跑腿族”。虽然替人拿外卖、领包裹也属有收益性质的市场雇佣行为,可直面这个现象本身,却也有一份别样的悲怆与感伤。

   “高校懒人多,跑腿生意火”。这是某媒体针对“跑腿族”给出的原因解释。然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市场雇佣行为发生之前,买方与卖房还有是着不同的话语背景的。愿打者自然有打人的资本,愿挨者也有愿挨的苦衷;懒人有形成懒人的环境,跑腿也有失去尊严的那分自卑。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勤劳者或懒惰者,仅仅在话语的褒贬义中去修饰个人的人格,似乎也没有什么道理。

   学校是另一个社会。社会的种种不公,几乎都能在幼小中大所在学校中找到鬼魅的影子。有幼儿园招学生要收“家长名片”;有小学搞“贫富班”明确规定交赞助费者可以享受空调待遇;有中学只招公务员子女……到了大学,即便莘莘学子都在接受自由平等式的开放教育,在现实生活中,却还是要为了挣500块钱去出卖自己的体力,甚至包括平等的权利和人格。这是学子们无法承受之痛。

    跑腿族背后的双重缺失

    “跑腿族”的出现并不简单。从积极的角度上来说,这是大学生的一种打工锻炼,减轻家庭负担,一个月500元左右的收入对于贫寒家庭的孩子,可使一个月的生活无忧。如果非要说学生雇员造成关系不对等,则过于上纲上线了。

    有反对者主张高校应该制止此类行为,但问题是,高校禁止此类行为之后,那些贫寒学子的生活费哪里来?这就引出了“跑腿族”背后的根本问题,即学校贫困生扶助政策以及大学生实践平台的缺失、途径的狭窄,而这两点恰恰是作为高校不应有的双重缺失。

    首先,之所以出现“跑腿族”,一个重要原因便是学校的贫困生扶助措施有问题。贫寒学子生活困难,家庭负担重,生活费紧缺,如果能有份赚钱的兼职是最为现实的选择,而跑腿恰恰不是很耽误学习,那些口口声声的反对者,显然不知“民间疾苦”。要解决这问题也很简单,不用制止,只要加大对贫困生的扶助,或提供合适的勤工俭学岗位,满足其基本学习生活需要,我想,“跑腿族”的队伍定然缩小不少。

    其次,还有些大学生可能不仅仅是为了赚生活费,而是把“跑腿”当作一种实践和锻炼,那么跑腿者大量出现本身折射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学生太缺少实践锻炼的平台,缺乏必要的引导和教育,渠道少、选择少、盲目性大。

    “跑腿族”的出现,既是一部分贫寒学子生活困难的折射,同时也反映出一些学生渴望学习和实践结合,通过实践等提升自身、走向独立的现实,因此,作为高校要正视贫寒学子的困难,看到学生自立性锻炼的渴望,一方面完善贫困生扶助政策,另一方面,对学生的课外实践等,加以积极的教育和引导,为学生提供良好的平台。只有如此,“跑腿族”才能朝着积极的方向进化发展。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黄滨茹(实习)
[责任编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