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树萍:让惠民阳光照在每个人身上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公晓红 文并摄  日期:2016-07-06
    1

      朱树萍(右)说:“老百姓来办事, 我们必须笑脸相迎。 态度好是办事的门面。”

      

      北京石景山区苹果园街道的社区被称为 “首钢社区”, 7000位退休人员几乎都曾是首钢工人。 他们中流传着这样一个看法: “首钢搬走了, 可我们温暖的家还在。 多少年来, 朱树萍和劳保所20多位工作人员, 让我们的退休生活丰富多彩。”

      退休人员说的朱树萍, 就是苹果园街道劳动保障所长。 朱树萍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十几年。在她和同事的努力下, 该街道18个社区被评为区级充分就业社区,3个社区被评为市级充分就业社区。

      石景山区人社局局长齐兵说:“我区共有9个劳保所。 朱树萍领导的苹果园街道劳保所, 社保、 就业、 社会化管理等工作都走在前列。 前不久, 她还被中共石景山区委员会授予 ‘优秀共产党员’ 称号。”

      挨家挨户为居民解释政策

      2003年是朱树萍担任劳动保障所副所长的第一年。 那年的一天,来自娘府村的张竹冲进劳保所, 情绪十分激动。 原来,2003年北京市启动首批农转居试点工作, 试点选在苹果园街道的17个村, 涉及2000人, 当时, 不少农民对这项工作还不理解; 有些农民对农转居以后缴纳社保费有抵触情绪, 张竹就是其中一位。 那天, 她一进门就气冲冲地问朱树萍: “我到退休还有9年, 为啥要一次性缴6年的社保费?”

      朱树萍没有急着回答。 她领张竹见了一位农转居两个月、 达到退休年龄的女士。 这位女士对张竹说: “缴纳社保费是为了老有所养。 别看我过去是农民, 由于我农转居后补了社保费, 现在, 我每月能领到和退休人员同等数额的养老金。 现在800多元, 以后每年还会涨。 另外, 我在社区卫生站看病,每次都可以报销 90%。 我说老妹呀, 这是我们农民过去哪敢奢望的生活呀!”

      这位女士的现身说法让张竹一下子想通了, 她补缴了社保费, 如今早已退休。 她对记者说: “这辈子都要感谢朱树萍2003年给我做的思想工作。 自那9年后, 我办理了退休手续, 当我领到第一笔养老金1300元时, 我都不敢相信, 现在我每月养老金已经涨到1900元了。”

      张竹说, 当时农转居共2000人, 他们对政策以及怎么自谋职业一窍不通。 朱树萍和同事一村一村地入户解释政策, 生怕他们享受不到。 当时, 所里人手少, 白天, 朱树萍和同事天蒙蒙亮进村; 晚上,踏着月光回家。

      争分夺秒为困难人员争取待遇

      去年4月29日,社区失业人员甄玉红骑车时, 撞到马路牙子, 肩关节、 胫骨等多处粉碎性骨折。 甄玉红被送进医院救治的当天, 就花掉医药费6万元。

      摔伤时甄玉红没有工作, 每月领取失业金。 当月他恰好搬家,从八角街道转到苹果园街道。 因为打算5月1日之后上班, 所以社保关系转移时, 甄玉红对原街道提前1个月停发他的失业金并没在意。

      不承想, 天有不测风云。 当甄玉红打电话提出报销医药费的请求时才得知, 按照社保相关规定, 停发失业金就不再享受基本医疗保险待遇。也就是说,这笔4月29日产生的医药费不能报销, 这可急坏了朱树萍。

      朱树萍经了解得知, 甄玉红因为居住地改变, 本不该提前1个月停掉的失业金停发了。 而他的家庭生活非常困难, 儿子还在上大学。眼下, 这6万元的医药费对他一家来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只有恢复1个月的失业金, 才有可能报销医药费。

      只有1天时间了。 朱树萍马上向石景山区人社局申请绿色通道;区人社局又向北京市人社局申请绿色通道。4个小时以后, 原本应该需要15个工作日才能审批完成的失业金申请恢复手续有了答复。 4月30日下午,报销的近4万元医药费打到了甄玉红的银行账户上。

      提起这事, 朱树萍说: “4月30日当天如果办不好,6万元的医药费就要甄玉红一人扛了。 对他一家来说, 就是雪上加霜。 在政策允许的范围, 我能做到的就是跑断腿、 磨破嘴, 也要让惠民政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 这是我们社保人的责任!”

      苹果园街道劳保所从成立之初的2000年至今,已经走过了16年。16年前, 朱树萍还是一名就业指导员。 现在已奔53岁的她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社区平台。 居民对她的评价是, “甭管什么事,只要你开口, 她保准不让你失望。”朱树萍无愧 “优秀共产党员” 的称号。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李云鹏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