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盗梦者”徐小平:我投资的是我自己 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徐小平  日期:2015-08-05
    [导读]我是在中央音乐学院学音乐学专业,最后两年,我到北大去听课,一周去两三次,在那个时候完成了我从一个音乐人才到一个社会科学人才的这么一个转变。我的人生抉择假如要说的话有三次,第一次我中央音乐学院毕业以后,当时可以分到文化部,但是,在文化部和另外一种心灵的召唤之间,而这个心灵的召唤呢,是我觉得自己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北大的那些一个个野心勃勃的,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有这种东西吸引我。

      初识“中国合伙人”

      我是在中央音乐学院学音乐学专业,最后两年,我到北大去听课,一周去两三次,在那个时候完成了我从一个音乐人才到一个社会科学人才的这么一个转变。我的人生抉择假如要说的话有三次,第一次我中央音乐学院毕业以后,当时可以分到文化部,但是,在文化部和另外一种心灵的召唤之间,而这个心灵的召唤呢,是我觉得自己还需要进一步的提升。北大的那些一个个野心勃勃的,精力旺盛的年轻人,有这种东西吸引我。

      我居然自己跑到北大,北大团委,北大相关的部门。我说我想来北大,他们说我们要你这个人才干什么?我说你们很需要的,北大校园文化不能没有我。结果我就去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特别明确的、自主的、强烈的、自我的抉择。而这个选择现在回想,可能是我人生最最关键的一次转折,超过所有的其他的。因为我在那里认识了王强、俞敏洪、包凡一这一批后来做新东方的朋友。如果没有在北大这个经历,那我的职业生涯一定是完全跟现在两回事。真的,我真没有想到这一次选择后来是如何深远的影响了我的一生。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当时其实我可以按照这个仕途走下去,我突然之间又感到一种饥渴、焦灼、不足和某种呼唤、召唤。那是什么呢?在北京这五年,我基本上看到了中国跟外国之间的巨大差异。不仅是物质的,还有其他地方的,看不见的东西。

      当时我记得北大一个著名的老师,现在很有名,他说我先出国一趟,去一年,解决八大件的问题。就是自行车、电视机、缝纫机、手表,就出国一趟,学生啊,访问学者的工资就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在八十年代你要想解决,没有十年八年不可能。

      那中国跟世界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说实话这种东西任何一个有理想的,对国家民族有责任感的青年你不能不思考。所以基于这种思考,我想出去看看。所以出国留学,这是我人生的第二个重大选择。

      我的过去,都是为了加入新东方做准备

      第三个选择就是回国创业。这个也是我人生最最重要的一次决定。1995年新东方已经成功了,俞敏洪到温哥华来看我,然后我从温哥华立刻就跟着俞敏洪回到新东方,我一瞬间就找到了当年在北大团委做老师的感觉,就是帮助一代中国奋斗的大学生,开始帮他们出国吧,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怎么样,然后做好什么样的准备。

      1996年到2006年,我在新东方这个十年,假如说我的人生就要选一个抉择,那就是从国外回到新东方,参与新东方的创业。我当年读大学、留学、在北大,都是为了加入新东方做准备。

      我今天做天使投资、创业辅导,也就是因为新东方的经历才有了这种能力,所以我自己很感恩。通过在北大结识了俞敏洪,也通过我自己的勤奋和勇敢,当机会召唤的时候,当俞敏洪到来的时候回到新东方,这样完成了我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抉择。

      海外学子:真格基金喊你回家创业

      选择创业你就选择了痛苦并快乐着的人生。假如再加三个字,就是痛苦并快乐着,而且辉煌着的人生。在两三年以前,大家说出国的永远比回来的多,回来的永远比出国的少。其实这个历史的潮流在过去三年已经完全逆转了,现在是回国的比出国的还要多。

      中国它的这种吸引力,它的这种机会已经让海外学子,甚至全球有识之士都纷纷来归,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几乎每天每日我们看见历史在变化,政策在开放。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我们要为这个时代欢呼,而歌唱这个时代主要的方法就是采取行动,努力的投入创业的大潮里去,冲撞起来,影响起来,让中国变得更美好。

      对话创业者一:玩乐少年派、格林音乐创始人丰驰

      丰驰:您投了很多教育的这种产业嘛,那您再投的时候会关注哪一些,然后在什么阶段?

      徐小平:我们就是看到性感的项目就扑上去。所谓性感的项目当然指的是我发现一个问题,但是我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你解决了一个什么问题?

      丰驰:我们免费匹配家长和老师,但是赚钱在后面。比如服装,你要为他们造型嘛,然后去演出,然后要录音,然后包括MV,包括乐器,这是后端的时候我们的一些盈利方式。

      徐小平:你这种让学乐器的学生,能够展现自己的这个非常性感。为什么后一个不太性感呢?很性感事儿结果要钱,这个有点问题。那平均一个学生收多少钱?

      丰驰:平均五千。

      徐小平:救命啊,太贵了这个。你这个生意可以做,但是你做不太大。你应该想一个办法,从五千块降到五百块。从比如一年做一千人,到一年做十万人。

      丰驰:现在我们就希望通过所谓现在O2O方式,然后对接更多老师,

      您觉得这种模式有什么建议?

      徐小平:我的建议就是做品牌,品牌就是。比如说未来的朗朗童年也快乐,朗朗大家也知道童年好像很艰苦,叫做成年的朗朗,童年的平平,我就是(快乐)徐小平。这个品牌的核心定义就说童年快乐,成年成功。当然朗朗是不是躺着中枪,对吧?这我不管。

      丰驰:您在创业初期怎么解决初期的团队跟不上公司发展速度的这个问题?

      徐小平:首先是创始人,你是不是跟上了公司发展的节奏。当然一个合伙人、部下犯了严重错误的时候,首先的心态应该是,他下次会做得更好,提携、提升,帮助他成长。(另外)找一个在这个领域里面过来,趟过很多坑的人,就是师傅,遇到问题一两个礼拜去跟他喝一次茶,聊一次天,就把你遇到困扰去跟这个人讲。我觉得你这个项目有点意思,解决了一定的痛点,希望你能做好。

      对话创业者二:《女神来这》联合创始人孙名瞳

      孙名瞳:我是去年从纽约回来,然后响应国家的号召。参加了创业的大军。久仰徐老师大名,然后觉得徐老师不仅是创业者的导师,也是像我们这一种很崇拜您,也希望您做人生的导师。

      徐小平:你有什么问题?关于我的赞美你待会儿再说,你有什么问题?

      孙名瞳:我其实自己在创业的过程中遇见非常多的问题。我觉得我少了很多这种运营方面的能力啊,包括这种商业思维的能力。

      徐小平:找一个COO。企业家或者创业者得有许多基本的素质,其中一个极重要的素质就是要识人、认人。创业的命运在于,首先是创始人,但是创业的质量又取决于Co-founder,联合创始人,或者你的VP,二把手、三把手。

      孙名瞳:我会觉得现在很多在创业的人,就包括现在做得比较成功的,都在给自己贴标签。但是我的想法是,我觉得创业者不应该给自己贴标签。

      徐小平:这是模特语言,但是在商业语言上是必须贴标签。因为所谓的标签就是品牌嘛,对吧?就是营销。比如说我是什么什么神器是吧?或者什么什么宝典。那么商业一出来你就要告诉人们我是什么,这就是标签,意义重大。

      对话创业者三:搭搭拼车联合创始人屠建路

      屠建路:我做的是面向职场人群的免费顺风车。

      徐小平:谁买单?

      屠建路:我们说是免费的,但是你后面可以说,我感谢你,我给你加一个油,我想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改变一下。

      徐小平:你把人际关系变复杂了。亲爱的建路,你把这个路堵上了。免费的顺风车替我加油,这个人是个流氓,你知道吧,说完免费的要替我加油,替我打赏。NO,尤其是面对面,不好意思。生意的本质在于投入、产出,只有投入没有产出的是公益事业,只有投入然后用其它方法产出的,事儿就复杂了。

      屠建路:现在所有的出行、拼车全部是在,包括O2O,全部是在通过烧钱的方式,在两头补贴,用钱来吸引大家来参与,难道就是说不论做拼车也好,O2O也好,只能够用钱的方式来快速的发展吗?

      徐小平:我是说假话还是说真话。

      屠建路:我当然您希望说真话。

      徐小平:说真话还是你对商业的规律不理解,没有创业者愿意去烧钱。大家都想用一块钱,一百块的,最少的钱达到最大的效果。他出现烧钱的情况,只是因为竞争,而竞争又是商业世界的空气、阳光,你是看不见,但是它永远存在。而竞争的结果必将会使得这个服务,这个产品变得更加强大,社会因此而获得巨大的利益。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姜伟伟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