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小强:70后大叔要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程贺  日期:2015-06-02
    [导读]  经历了起点风波、离职风波和出家风波之后的侯小强,一年半后再战江湖,这次他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是一个创业者。他要做一个“毒药”,“一款便捷地为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移动互联网工具”。

      经历了起点风波、离职风波和出家风波之后的侯小强,一年半后再战江湖,这次他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是一个创业者。他要做一个“毒药”,“一款便捷地为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移动互联网工具”。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侯小强想了什么?70后的他为何要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他如何看待当初的负面新闻?他又如何用一剂毒药打败豆瓣?凤凰科技对话侯小强,为你一一解答。

      一个文艺又爱折腾的人

      在2013年12月宣布离开奋斗近6年的盛大文学的当天,侯小强转发了自己的一篇微博,微博这样写到“我想全球旅行,做义工,在异乡书店睡着,让白花花的太阳照耀着我”。远离江湖,过上安逸的生活,这是他当时的愿景。

      “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英国诗人西格夫里·萨松的诗句,是侯小强最爱的一句话,从某个角度也折射出了侯小强的内心。心里住着一个喜欢折腾,极其偏执的人的侯小强并不想就此安逸,或者再做一个手握高薪的职业经理人。

      毒药的雏形源自侯小强与朋友一次偶然的谈话。彼时侯小强已经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中汇影视”,并已拿下包括《嫌疑犯X的献身》等几十个IP。朋友问他“小强,你以前是做互联网的,现在却做了个影视公司,如果让你做一个移动互联网的产品你想做什么?”,当时他毫不犹豫就说,“我想做一个书单和影单的APP”。

      而“毒药”这个名字则来自于侯小强非常喜欢的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一句话,“有一些毒药是必要的,有一些非常轻微的毒药组成了灵魂的配方”。

      文艺又爱折腾,侯小强做毒药这么一款产品似乎既是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2014年4月侯小强召集了来自新浪和盛大文学的旧部,在北京郊区一个破旧的别墅里开始了创业生涯。

      再次创业,侯小强想的不是再要赢得大家的关注,再赚多少钱。他说,“我要是为了赚钱,我的影视公司现在做的挺好,干嘛还要再来折腾这个APP呢?有那么多人在新浪、盛大的时候追随过我,他们是做互联网、做技术的,影视公司不适合他们。我希望毒药成为以后他们能退休的一个地方,我希望这个团队能够成功。如果说我有点情怀的话,我就这点情怀”。

      然而创业并不一帆风顺,虽然在第一次找投资人时,侯小强就见到了“天使教父”。但教父给了他当头一棒,“我知道你在新浪和盛大文学取得了成功,可你要40岁了,你不可能和90后挤在创业的独木桥上还能顺利地通过”。二人最终不欢而散,再也没有联系。

      实际上,70后的侯小强不只要与90后竞争,他还在拥抱90后,在过去的一年多里他早已“将膝盖献给90后”。

      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

      《小时代》是一部伟大的电影,《青春修炼手册》(注:TFBOYS代表曲目)旋律不错,弹幕真的是比电影本身更可爱,很难想象这是一个70后说的话。

      在过去的一年里,侯小强趴在微博上看每天的热搜词,他格外关注那些网络红人,他给王尼玛、张嘉佳、同道大叔等发私信、打电话、请朋友转达对他们的尊重、喜爱,“假若配上一颗少女心,我就是百分百的追星族”。

      一年多的时间里,侯小强见了上百位90后网络红人,通过他们“深入了解”了90后之后,这位曾经的主流成功人士意识到,90后的人生的态度、说话的方式、他们的美学观念比如小鲜肉之类才是主流,自己成了非主流,被时代抛弃了。“我有种强烈的不安感,我必须要去拥抱90后,去理解这个时代的美学,理解这一代人”。

      侯小强向凤凰科技说起前不久与40多名朋友的一次聚会,席间他谈起“90后是主流,我们是非主流了”的感悟。朋友中有70岁的周国平、60岁的郑渊洁,40岁的陈彤,大家都从最初的不理解到好奇,最后是一群50后、60后、70后热热闹闹的聊了一晚上90后。这似乎是现在社会“老一代”的一个心理缩影,对90后这一“新一代”不理解的背后,是好奇,是想了解他们的渴望。

      对于这个心理,侯小强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比喻。他说,“我们穿着比基尼(注:卸掉包袱)在充满一次性塑料袋(注:时代的杂音)的游泳池里面挥波斩浪,要把这些东西弄掉,争取比别人跑的更快一点到达对岸”。

      在奋力到达“对岸”的同时,侯小强自己也在发生改变。

      采访间隙,侯小强调侃道,原本是媒体笔下成功人士的他,一夜之间负面缠身,在搜索引擎一搜没一条好事,“不是被架空了,就是被赶走了,要不就是出家了,在不就是得抑郁症了”。他说,“当时真的是很生气,有的时候都气得你都发抖”,但是跟90后交流多了,现在回头看看就觉得“骂就骂了呗,身在江湖哪有不挨刀”,“大家都挺不容易的”。

      豆瓣已经过时毒药要超越它

      正是在“穿着比基尼游向90后”的过程中,侯小强意识到目前以豆瓣为主的对影评、书评的大众、平均分的评分体系,无法真实地反映如“90后”这样一个群体的声音。他要做一个“毒药”,让人可以便捷地为喜欢的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让不同的社群可以找到自己的声音,不做沉默的大多数。

      在毒药上线后,很多人评论它是豆瓣+微博的综合体。

      在侯小强看来,豆瓣是一个PC互联网的产物,而移动互联网更加碎片、草根、多媒体化,豆瓣的长评论、精英化、大众点评的形式已经不适应于移动互联网。毒药与豆瓣相比有三大优势:

      第一,与豆瓣相比,毒药的点评形式更加多元化,可以文字、图片、语音等。

      第二,毒药的草根化程度更高、门槛更低。在毒药不一定非要是长影评,短的一句话的影评也可以,可以毒舌,可以吐槽……

      第三,豆瓣的大众点评式的平均分制已经过时。原来是大家都在一个地方点评,同一个电影有的人很喜欢打9-10分,有的人很厌恶打0分,平均下来的5分是没有意义的。在毒药,侯小强希望通过改进评分算法、每人只评一次等方式来杜绝水军,在这里用户甚至可以打负分。“我现在看一部电影更愿意是谁推荐了一个电影,或是我同样年纪的人推荐了什么电影。跟你有相同经历的人的点评对你更有意义,这就是毒药的定位——社群”。

      在产品逻辑上,豆瓣是通过影视、书籍、音乐、小组等将用户划分为一个个兴趣群体,而毒药则是从“人”开始,通过个人的特征来吸引“同好”做社群。

      此外,毒药还有“打赏”功能,这似乎是侯小强运营盛大文学时经验的延续,也是毒药这个产品中他十分推崇的功能。侯小强主要有两种考虑,一是打赏像点赞、粉丝、评论一样是一种互动工具,是社区的意味所在,并不是真的是为了赚钱。同时,随着写的人越来越多,内容越来越丰富,打赏可以鼓励更多的优质内容。

      对于毒药想要强调的社交属性,侯小强说,“在这个时代大家都很孤独,都需要一个渠道,都希望去找逼格相近的人。像是其他的社交应用,大家看的更多的是一个外在层面的东西。在毒药,你去看一个人点评什么,看他对一本书、电影什么态度,你就知道他的底细了”。

      害怕毒药成为现象级应用

      在毒药正式上线的前一天,5月19日侯小强为复出创业撰写的文章《今夜,我去赴一场并不存在的约会》刷爆微博和微信朋友圈。据毒药方面统计,毒药app微信公号单篇文章过10万阅读量,上线当天有近20万人下载毒药APP,周留存率40%,每天打开次数超过4次的达到日活用户的72%。

      在说起这个成绩时,侯小强有点高兴,也有点虚荣,但更多的是害怕和恐惧。

      “毒药是一个慢公司,他本来就是一个煲汤的过程,不能说一下子就把他煮开,需要小火煲。像是脸萌,一夜之间所有人都换成了脸萌的头像,一夜之间又换回去了。毒药不应该是像涨潮落潮一样,潮水一样的涌来,潮水一样的散去,所以我很恐惧”,他说。

      在爆红之后,毒药也面临着不小的烦恼和挑战。

      在侯小强的描述中,毒药的关键词是“点评”、“社群”,他希望毒药要不是一个独立评价的共享平台,要么是一个专注于影视的生态圈。不过,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有那么一些差距。

      在毒药APP目前上线的版本中,并未设置精选内容栏目,大量用户的评论直接呈现在应用首页的广场页面,内容上也五花八门,除了影评、书评外,还有自拍、鸡汤、吐槽、早安帖……同时,与普通用户区分的、有大V性质的“大神”认证门槛颇低,有用户调侃“跳跳广场舞就变成跳大神了”,而“大神”所创造的内容并没有比广场用户内容优秀多少……种种问题成为用户的槽点,有用户称下载体验了一下,太乱了,不玩了。

      十万级用户的增长让这些原本在1000多人内部测试的小问题被放大,侯小强坦言,“我原来想有1万、2万的用户就可以了。现在留存约10万用户超过了我的预期”,他原本希望的是先招到核心的用户,以用户众包的方式先做内容建设,“但是到现在这样,就只能一边往前走一边找这些人了”。

      尽管现在的版本颇受诟病,侯小强还是比较乐观,“新版本很快就会出来,后面两三个星期会出来一个版本。有内容的精选,把大神和广场合并。还会有排行榜、群组,希望把优质的内容露出,现在的内容太多了,未来还是会以影评为主,会有长文章、更优质的内容进来”。

      对于毒药未来要做IP价值、做社群经济等猜测,侯小强说,他不喜欢预言,未来有多种可能性,“就像在迷雾中穿行一样,有的时候,迷雾吹散了你看到一点,大部分时候你是看不到的。我们就是摸索着前行”。

      在毒药上线后的第三天,凤凰科技到毒药公司拜访时,恰好见证了毒药迎来的第一个版权合作,一家媒体与毒药沟通能否授权转载他们平台上的影评、书评。毒药的运营编辑很兴奋的说,“这是第一个合作,以后都会慢慢过来的”。

      毒药火了之后,侯小强也忙碌起来,不少慕名而来的朋友、投资人找到他。投资人的热情也给了他做好毒药的信心,“包括陈天桥的弟弟陈大年给我发了一个很长的微信说,小强,我用过了非常好,能不能给我留点股份?我觉得资本市场还是认可这个产品的”。

      打响了宣传的第一炮,获得十万级用户的毒药还在摸索阶段,用户能否有热情和耐心等待毒药成熟?毒药如何运营内容、维护好用户活跃度?社群该怎么玩?商业逻辑是什么?毒药怎么能够走得更远?对侯小强、对毒药团队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姜伟伟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