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黄姜记
2021-10-11 15:55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李尚菲/文 姬廷顺/图
A+ A-

微信图片_20211011170139.jpg

秦巴山区山高林密,植物资源丰富。为寻找走出大山的路子,家乡人栽过油松、杜仲等经济林,种过烟叶、黄姜等经济作物,一直不懈努力。种植业很多时候靠天吃饭,加之容易受市场行情波动影响,风险较大,那些年,家乡人没少为此或欢喜或忧愁。我印象最深的,当属黄姜种植。

家乡的山野间随处可见黄姜,人们很少在意这种再普通不过的植物,只在人畜遇到蜂螫虫咬或扭伤引起的肿痛时,才会去挖些黄姜,捣烂敷于患处。上世纪末,黄姜的药用效果受到重视,市场需求增加,家乡刮起一阵“黄姜风”,家家户户种黄姜、卖黄姜,这种“大路货”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眼红的金疙瘩。

“黄姜风”的兴起,村里的王叔功不可没。我们村有个传统:有药用价值的野生植物,自家地里或多或少都会种一些,以备不时之需。黄姜很普通,但村里一直有人种植。有一年,王叔多种了些,收获时,一位外地商人来到我们村,以很高的价格把王叔家的黄姜全收购了。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情景:王叔从收购者手里接过厚厚一沓百元大钞,手指上啐一口唾沫,眉开眼笑地数着钱。

从那之后,村里开始大面积种植黄姜。毫不夸张地说,每家每户除了种够口粮外,其他土地都种了黄姜。张叔家地少,那年,种下的玉米刚破土,张叔就直接把苗给刨了,改种黄姜。

自然,“黄姜风”也刮进了我家。当时,我家的收入主要靠父亲在县城打零工,生活很拮据。看到王叔等人种黄姜发了财,父亲决定不再外出打工,安心在家种黄姜。由于种的人多,黄姜种子的价格涨到一块多一斤,家里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买了种子。

黄姜的种植周期较长,每年冬季下种,两到三年才能有所收获。黄姜种下后,父母精心照料着那几块地。黄姜根系不发达,与杂草争肥争水能力差,为了不影响黄姜生长,田间一有杂草就要及时除掉;黄姜苗长高了,还要搭架,以防被风吹倒……父母的全部心血都耗在了那几块地上。

终于到了收获季节,那年,我家的黄姜收成不错。然而,由于种的人多,黄姜的价格没有上去,最后勉强保本。父母想,第一次种没经验,再种一季看看。他们比以往更辛苦,起早贪黑莳弄黄姜地。“大地是个宝,人勤地不懒。”这一季,我家的黄姜大丰收,虽说价格比以往又低了一些,但因为量大,我家多少赚了些钱。

家乡种黄姜的人越来越多,黄姜的价格一年比一年低。第四年,黄姜价格断崖式下降,低至两三毛钱一斤。母亲得知这个消息后,立时瘫坐在地,眼泪汪汪,嘴里念叨着:“这日子还怎么过呀?”

好在,土地还在,希望就在。母亲冷静下来后,在黄姜垄间套种了玉米,当年挽回了一些损失。

放眼全村,眼看行情一路走低,黄姜再次成了“野孩子”,种在地里没人管,烂在地里没人挖,任黄姜变“黄浆”,不懂市场规律的家乡人吃了大亏。

可日子还要过,未来该怎么办?村里不少人离开了土地,外出务工。父亲又来到县城,干起了建筑工。在我上高二那年,与土地打了几十年交道的母亲也放弃农活,和村里人结伴外出打工,她辗转河北、广东等多个省份,干过制板工、制衣工、清洁工,等等。村里的许多孩子则和我一样,成了留守儿童、留守学生……回过头来看,当年的“黄姜风”给我们村带来了深远影响。

黄姜生命力顽强,种下后,即便不管理,也会像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只是产量和品质低很多。我家十几年前种黄姜的地,之后每年都会有产出。前几年,外出务工返乡的父亲听说黄姜又涨价了,便将那块黄姜地流转给了一直在村里务农的王叔。

去年夏天的一天,我和同事在前往定点扶贫村的途中,看到莲花山一带种植了不少中草药,有苍术、山药、柴胡、黄姜等。我走近一株黄姜:心形的绿叶上,绘着一道道弧线的白色花纹,优雅、迷人;紫色的小花细碎、浓密,显得热闹、可爱……看着看着,我不禁心生欢喜。地里有人在劳作,我走过去和老乡聊了几句。老乡说,乡村振兴带活了一批产业,那些曾经有一定基础的农特产业再次兴起,黄姜种植又开始热起来。

不过,这种“热”与当年完全不同。乡亲们的背后有政府大力帮扶,有合作社等经济组织提供支持,种植风险大幅降低,收益稳步提升,黄姜真正成了金疙瘩!

(题图为湖北郧阳白浪杨沟村种植黄姜的田野)

【纠错】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