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 就业创业
编织保障网 护航新业态
2021-08-18 10:51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作者:本报记者 邢泽宇
A+ A-

1_2835_404_4210_1385.jpg

日前,人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聚焦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面临的突出问题,提出补齐劳动者权益保障短板、优化劳动者权益保障服务、完善劳动者权益保障工作机制等举措。当前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面临的权益保障问题有哪些?各地在保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合法权益方面做出了哪些探索?未来推动新政策落地见效,还需要做好哪些工作?针对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高强度劳动换取高收入劳动保障权益被忽视

凌晨一点半,在首都机场地下停车场,李师傅送走了上一单乘客,在与乘客确定指定位置后,开始了下一单任务。“今晚运气好,完成的订单比较多。”李师傅高兴地说。

去年受疫情影响,李师傅放弃了陕西老家的个体生意,到北京做起了全职网约车司机。“一个人在北京,爱人和孩子都在老家,家里有房贷,孩子上学都需要钱,开网约车挣钱快,短时间能够缓解一些经济压力。”李师傅说。

从事网约车司机一年来,李师傅没有出现过交通事故。对于平台是否给司机购买商业保险这一问题,李师傅表示没有听说过,也不了解,平时都是自己注意行车安全。记者又向李师傅询问了参加社会保险的情况,李师傅说:“因为以前从事个体生意,社保费就在老家缴纳,现在开网约车,还是在老家参加社会保险。”

在李师傅的快车个人主页上,可以看到5.0的评分。“这说明我是五星司机,星级越高,说明你的服务态度越好,系统也会给你派更多的单。”李师傅说,平台企业派单与司机出车时间是挂钩的,如果出车少,或者一段时间没出车,司机接到订单的速度就会越来越慢。

为了提升自己优先接单的概率,李师傅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每天出车13个小时。每天下午4点开始出车,到第二天凌晨5点左右收车,除了每周限号休息外,他都会出车接单。“大家其实都跟我一样,我们和平台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就是想多挣点钱。”李师傅说。

《2021年中国一线城市出行平台调研报告》显示,网约车司机每日平均工作时间为11.05小时,每周平均出车时间为6.45天。一周出车7天的司机,占比达74.76%;出车在5天以下的司机占比不足10%。

对于平台是否有保障休息休假的措施,李师傅表示,平台会有强制休息,但休息时间很短,达不到休息的效果。

同样是在异乡打拼的刘霖,已经来深圳6个月了。今年2月,在高中同学的介绍下,他来到深圳从事外卖配送员的工作。

1998年出生的刘霖,对自己的未来有明确的规划。“送外卖不是长久之计,现在就是想多挣点钱,然后回老家做点小生意。”谈到社保问题,刘霖显得有些困惑,他不知道在哪缴费。

下午5点到夜里12点,这是刘霖最主要的配送时间,这意味着他不会有时间吃晚饭。因为害怕自己偷懒,他给自己定下目标:一天至少送满40单。刘霖说,休息时间都是自己调节的,但是休息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这违背了他来深圳的目的。

“一单8块钱,现在每个月能有9000多元的收入。”刘霖说,平台给购买了商业保险,每天3元,从外卖员的佣金中扣除。

在刘霖看来,外卖配送员从业门槛低,更多是靠经验积累,对于技能培训,则是他最渴望的。

“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权益保障问题是社会发展所碰到的新问题,很多情形处于传统劳动法律法规保护范围之外,需要进行顶层设计和战略思考。”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李长江说。

创新政策举措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发展

随着新就业形态的蓬勃发展,不少地区和平台企业越来越重视从业者的劳动保障权益,在完善休息制度、保障工资支付、参加社会保险、开展技能培训等方面进行了探索。

在广东,该省建立起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的新机制,将网约车司机、外卖配送员等新业态从业者及其他共8类非劳动关系特定人员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同时,广东省鼓励和引导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灵活就业人员(含外省户籍)可凭有效身份证件和就业登记证明在就业地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

在广州从事骑手工作的陈佳飞表示,养老保险是年老后的一份保障,能在就业地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这一直是他所渴望的。“现在我已经在广州参加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这一举措让我对这个包容的城市有了更深的归属感。”陈佳飞说。

此外,平台公司也积极做好新业态从业者的权益保障工作。

今年4月,滴滴成立网约车司机生态发展委员会,在劳动者权益保障、司机收入、平台规则等方面进行探索和提升。在司机收入方面,委员会将推动建立稳定又灵活的收入模式,确保司机收入可感可知、账单公开透明,同时会围绕司乘纠纷、费用纠纷、虚假投诉等场景进行平台规则的升级,避免司机在接单服务中受到不公平对待。

货拉拉发布关于保障和提升货车司机权益的公告,在保障从业人员权益、改善经营环境、加强安全管理等方面进行改进。以改善经营环境举例,平台优化司机投诉处理机制,与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联动,对涉及平台的投诉信息进行分析研究,优化应对处理方案,减少司机与平台的矛盾。

电子科技大学社会事业和社会保障智库研究员匡亚林认为,要重视多方协作,期待政府、平台、劳动者、行业协会等更多力量参与进来,形成社会协同共治的格局,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促进新业态健康发展。

加强顶层设计齐抓共管推动政策落实

不久前,人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聚焦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面临的突出问题,提出要健全公平就业、劳动报酬、休息、劳动安全、社会保险制度,强化职业伤害保障,完善劳动者诉求表达机制,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织密权益保障“防护网”。

“《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的出台有助于进一步规范平台企业用工制度,切实保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促进平台经济健康持续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社保系主任孙守纪说。

针对《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的出台,美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接下来,我们将坚决贯彻和落实指导意见,继续积极改进,在劳动保障、配送安全、骑手福利、骑手体验提升等多方面切实维护劳动者权益,提高劳动保障水平,提升行业就业质量。”

对于如何推动《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落细落实,李长江认为,国家有关部门要加强对地方政府和工会的政策指导,制定适应当地发展要求的具体措施。地方有关部门和工会要积极主动与当地平台企业进行沟通和政策解读,消除不确定性,提供相应的政策支持和指导。此外,要加强对平台企业在劳动者权益保障方面的监督。

孙守纪认为,要统筹考虑新就业形态下劳动关系的特点,建立适应新就业形态的劳动者权益保护机制。同时,要平衡好保持企业竞争力和保护劳动者权益之间的矛盾,构建高效和谐的劳动关系,实现平台企业蓬勃发展和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保障不断加强的良好局面。

匡亚林认为,政府有关部门首先要加强社会保障制度的顶层设计,以地方政府试点的方式出台新业态灵活就业人员的参保政策。其次要加强协同治理,督促平台企业规范用工。一方面要监管平台企业是否制定符合行业标准的收入计算和分配规则;另一方面要督促企业主动与劳动者签订相关的合同,并对合同的签订情况定期进行检查监督。最后要拓宽新业态从业者的维权渠道,将保障劳动者权益纳入数字经济协同治理体系,健全劳动者权益保障联合激励惩戒机制。

【纠错】责任编辑:李明宇
最新发布
——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