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交通事故受伤能否认定为工伤?
2021-08-16 01:15
来源:人社法律服务微信公众号
作者:韦利 杨超
A+ A-

案情简介 

2016年3月24日,张某入职某公司从事操作工工作。2017年10月15日19时20分许,张某在下班途中,驾驶向同事借来的普通二轮摩托车,未佩戴安全头盔,行驶在某道路非机动车道上。当他驶至一公交站台处时,因车辆前轮撞到路牙石后摔倒受伤。交警部门委托第三方机构出具检验报告,检验结果为:整车制动不合格。基于事故成因无法查清,交警部门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未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据查,张某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张某驾驶的摩托车审验合格期至2016年8月,车辆无保险。

公司向当地人社部门提起工伤认定申请,人社部门以张某不属于“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情形为由,作出了不予认定工伤的结论。张某不服决定起诉至法院。该案历经一审、二审,法院均撤销了人社部门作出的不予认定结论,并责令重新作出结论。人社部门再次启动案件调查,多次与交警部门研讨,并经请示省级主管部门、地方高院,重新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结论,法院最终对此结论予以维持。

争议焦点

交警部门仅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未作出事故责任认定,是否属于“非本人主要责任”的情形?张某遭受的事故伤害,是否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 

案情评析

本案在一审、二审阶段,出现了两种裁判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交警部门仅出具事故证明,未作出责任认定,张某的责任无法查清,应属于“非本人主要责任”的情形。依据《工伤保险条例》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济和经济补偿的立法目的,综合判断应认定为工伤。

第二种观点认为,张某发生的交通事故就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存在事故相对方或者系其他外因所致,应判定属于单方交通事故。在不存在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的情况下,人社部门根据交警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及向交警部门调取的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事故现场照片,可确认张某严重违反了道路交通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对于遭受的交通事故伤害,张某自身存在主要过错,应当承担主要或全部责任,不应认定为工伤。

本案的处理,最终采用了第二种观点。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根据人社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规定,《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非本人主要责任”的认定,应当以有关机关出具的法律文书或者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决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在认定是否存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本人主要责任”情形时,应当以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为依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事故责任认定书和结论性意见的除外;前述法律文书不存在或者内容不明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前款事实作出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其提供的相关证据依法进行审查。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在不存在有权机构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结论性意见和人民法院生效裁判等法律文书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张某受伤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中所规定的“非本人主要责任”情形。

关于张某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对张某发生的交通事故,不能证明存在事故相对方或系由外因所致,故属于单方交通事故。在单方交通事故中,张某存在无证驾驶机动车、在非机动车道行驶、没有佩戴头盔、所驾驶的摩托车未审验且整车制动不合格等明显违反交通法规的情形,这些情形对于事故的发生起到了主要作用。因此,张某对发生交通事故应承担大部分责任,其所受交通事故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

【纠错】责任编辑:杨海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