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独两孩 将来的入托入学及就业如何解决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日期:2013-11-18  分享 |
      

      制图:张芳曼

      11月17日,中国人口学会在京召开“人口学界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座谈会”,与会专家对我国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的必要性、作用和面临的挑战等问题进行深入研讨。  

      “从1980年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到1988年农村一孩半政策,再到单独两孩,计划生育政策是在长期实践中逐渐完善的。”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表示,单独两孩新政只是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一个重大举措,最终目的是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影响1 生育率

      短期显著回升,累计效应释放后,波动在1.6—1.7

      “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平均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如果长期低于1.8,或长期在1.5—1.6水平上徘徊,不利于人口的均衡发展。”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表示,完善和调整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使生育率向1.8靠拢。

      翟振武说,中国的总和生育率曾经高达7左右,人口增长率高达2.5%。上世纪90年代初,总和生育率下降到2.1以下,并随人们生育观念的转变,继续下降,目前已降至1.5—1.6。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的研究曾经提出,未来一段时间总和生育率保持在1.8左右为宜,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经济社会长期健康发展。

      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将使我国总和生育率有一个相对显著地回升,虽然今后几年回升可能比较快,最高点可能超过1.8,但累计效应释放后,生育率会波动在1.6—1.7左右。

      如果一下全面放开两孩,短期的累积效应会使生育率大幅上升,大大突破更替水平,出生量和人口总量也会大幅度提高,对长期发展不利。

      影响2 人口结构

      政策调整将使2030年增加2200万劳动年龄人口

      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有利于改善日益突出的人口结构问题,对当前人口发展“利”大于“弊”。

      有利于改善人口年龄结构。首先是延缓老龄化。目前调整生育政策,虽然只会影响2074年以后的老年人口总量,但是会影响到人口老龄化水平,2030年会使老龄化水平从24.1%降到23.8%,2050年从34.1%降到32.8%,2100年从39.6%降到34.3%。单独两孩对于近中期的人口老龄化有微弱的下降作用,但是对远期人口老龄化有显著的下降作用。还可适当增加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今后15年,我国劳动力快速下降,而生育政策调整将使新增人口一定程度上补充了劳动年龄人口规模,2030年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从8.75亿增加到8.77亿,2050年从7.00亿增加到7.26亿。

      有利于降低出生人口性别比。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已经30余年,近4年虽有所下降,但程度非常有限,仍严重偏离正常范围,目前已多生出2200万至3400万男孩。单独两孩政策实施后,出生人口性别一定会相应下降,但未必能恢复正常。按照概率计算,在没有性别选择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家庭只想生1个孩子,且要满足95%的家庭生育的是男孩,平均需要生育1.90—1.93次;如果一个家庭只想生2个孩子,且要满足95%的家庭能够得到1个男孩,平均需要生育2.94次。

      有利于家庭发展能力提升。家庭规模小型化、结构核心化,关系简单化、成员流动化逐渐成为我国家庭的普遍特征。“单独两孩”可以在政策上避免出现“421”的家庭结构,避免出现“独二代“家庭,即父母、子女两代人都是独生子女家庭。缓解家庭的代际结构,增强家庭养老照料功能,有利于孩子健康人格的形成,有利于提升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

      影响3 公共资源

      对医院、幼儿园、学校等公共资源造成一定压力

      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也面临资源环境、基层工作、公共服务的挑战。

      一是加剧经济社会和资源环境竞争。原新介绍说,单独两孩政策使得总人口在2030年达到峰值14.53亿,峰值时间推迟4年,但峰值人口增加1500万人,2050年总人口为13.85亿,比现行生育率至少增加5000万人。总人口数量的增加无疑加剧经济社会发展成果和资源环境分配的竞争性。

      二是基层计生服务管理能力面临考验。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表示,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恰逢卫生、计生机构调整,按进度,省级卫生和计生机构合并今年完成,乡镇、街道一级机构整合明年完成。此间,应尽量减少基层计生人员受机构调整影响情绪波动,放松和削弱计生工作。

      三是公共服务、管理和保障亟须跟上。新政实施后,三五年可见到效果,出生人口增长将对医院、幼儿园、学校等公共资源造成一定压力。“单独两孩政策,对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但对我们而言,是个不利的消息。” 浙江湖州某妇幼保健院院长对在当地调研的乔晓春说,“大量高危人群集中生育,我们医院承受不了。此外,孕前免费优生检查的数量急剧上升,也给医院带来困难。”

      影响4 管理部门

      渐进、微调、各省不同步方式,可避免出生堆积

      “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新政后,每一个符合条件的家庭都面临选择:生,还是不生?什么时间生?60后、70后和80后人群的态度差异很大。” 西南财经大学人口所所长杨成钢说,相关部门应做好引导工作,避免大起大落的波动。计划要二孩的家庭要避免扎堆生育,以免给将来的入托、入学及就业造成拥挤。

      “压抑了很长时间的生育势能,在适当放宽生育政策后释放,肯定会在政策调整后的2—3年内产生出生堆积现象。”原新认为,采取渐进、微调、各省不同步的方式,可以避免出现大范围、大规模的出生堆积。

      “保障人口发展的平稳过渡,关键在于基层计生服务管理能力和工作方式。”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计生系统提出工作转型,由“单一管理型”向“服务管理结合型”转变,由以行政手段为主向综合治理措施转变。两个转变越到位,越能保障政策平稳过渡。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院长段成荣认为,落实单独两孩新政也是一场“战斗”。政府部门应对政策的“蝴蝶效应”跟踪调研。分析新增出生人口大多分布在城市还是农村、东部还是西部,划出分布图,为加强和完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提供决策依据。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见习编辑麦宇航
    [责任编辑:]
关键字:
  • 最新图片
  • 热门评论

  • 呵护火车头“大脑”

  • 陕西临渭:“春风行动”送岗位

  • 湖北保康:“春风”送岗位,就业促脱贫

  • 现场发放工资农民工弟兄喜笑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