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徒仲裁:维权的空间拉开了,维权的心却更近了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张振恺 日期:2020-04-24

      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仲裁办案,讲的就是个方便,他们通过“线上办”、“电话办”、“邮寄办”等多种方式,让劳动者能够“隔空”维权。特别是在疫情之下,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

      4月中旬,李某通过朋友介绍得知了江苏省“互联网+调解仲裁”网上调解平台,考虑到疫情影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便将自己遇到的劳动争议难题申请到了线上。刚刚上线,丹徒仲裁调解专家何为成院长的手机短信便响了。他根据短信内详尽的联系方式,拨通了李某的电话,简单攀谈了几句,便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事情很简单,企业2月份开始便一直没有发放工资,可以何院长多年的工作经验来看,却不能简单地给办了。如果简单的要求企业将疫情期间的工资支付,后续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谁都说不准。

      “法条是死的,人是活套的。”仲裁工作要想做好了,必须得有这份灵气儿,要说仲裁就是背法条做事,做不好。

      何院长随即与企业负责人取得了联系,拖欠疫情期间工资的原因果然不出所料。

      “让他告!让他想上哪就去哪告去!我没钱!我自己都准备把厂一关,出门给人家打工去了!”企业负责人蔡某态度很强硬。

      疫情之下,很多小企业遇到了难以想象的难处。

      “沟通有时是为了摸清情况,有时是为了把握心理。调解工作一手是法,一手是情。”何院长用他熟悉的办案方式与企业负责人仔细地交流着。

      在得知李某并非唯一一个拖欠疫情期间工资的职工后,他决定第二天亲自前往该公司当面沟通。

      “他是要走了,我也在想着法子凑出来钱给他。”蔡某语气比电话里缓和了很多。“公司还有几个老同志,都是我刚创业就跟我拼过来的,他们说能缓缓,可我心里哪不知道,谁家不要张嘴吃饭的?”蔡某带着何院长到了仓库,指着半库房的存货说。

      看他心情平和了下来,何院长决定同他聊聊调解的事。蔡某则一边掐着指头,一边与何院长算起了账来,盘算了半天,蔡某伸出三个手指头来说:“现在顶多拿这个数了,除了他,其他人我也准备先给这个数,少了他们的等我缓过来再说吧……”看得出,蔡某说的是真心话。何院长当场便拨通了李某的电话,没说几句李某便同意了这个方案。“能理解的,大家一起挑担子!”李某说。

      “很快就会过去的!老板挑挑,职工挑挑,我们做仲裁的,也一起挑挑担子,很快就会过去的!”何院长临走时嘱托蔡某,并嘱咐他有了难处,找政府。

      今年疫情期间,丹徒仲裁通过线上调解案件12起,除1起转入仲裁程序后,其余全部调解结案,平均办案周期7天,劳动者满意度100%,为劳动者追回损失9.76万元。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