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如夏花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刘红岩 日期:2020-03-25

       从没有一篇文字,让我如此拘谨过。如果在一种生活模式里沉沦得太久,大概连感动也会泯灭了。所以我常常说,可以流泪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我这样说着的时候,心底里幸福二字也还是加了着重号的。就像,就像是一个怯怯的孩子,因为巨大的温暖而终于不知所措,流泪自然成了唯一的选择。

      (一)

      那个黄昏,我经过街市。人头攒动里百无聊赖的目光似乎无处安放。一拐角,一个香薰灯的小摊赫然出现。于昏黄的路灯底下,于声鸣刺耳的车流里,安静得如一枚静静泊着的花瓣。 是在这里等我呢吧,只为了我没有着落的心得一丝安然?我看见时间哗哗倒流,截取然后定格,回放出一段静美的时光来。尽管时间地点人物都不对,还是有暖流一下子贯穿全身。这样突然邂逅的喜悦,甚至,攫住了我的呼吸。我呆呆地站在原地;而记忆生风,许多片段枝生蔓延,叠错弥漫。仿佛只是一瞬间,天空缀满了暗金色的花朵,沉沉欲坠,触手可及。

      (二)

      那个清晨,仿佛在一袭麻灰的云帐里醒来。五月的微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有毛绒绒的质感,落在人身上沉甸甸的温暖。程式的梳洗过后,转身的刹那却瞥见镜中女子笑意盈盈,眉眼如画。那一刻,我竟有些慌乱。那个如花的女子真的是我吗?  分明有细细的应声恍若幽歌,荡在清晨柔和的光波里,浅浅地漾着,映出前世今生千百次的花开花落。红尘辗转,生命流逝,独我仍在这里。原来,我是一直藏匿于深海的那抹幽蓝呵,亿万年的等候,只为了今生你温柔的触摸。 缓缓拉开窗帘,如此宁静的早晨,如梦似幻。何处飘来琴声,挟泪如雨。

      (三)

      不知何时起,我的雨天开始由思念霸占。

      雨声是最安静的使者,世界瞬时长成一株蓝色的鸢尾,一点一点绽放,一点一点弥散。在渐隐退的背景里,那些尘封的画面和片段静静浮现,美丽一如往昔。这样的时刻,有一种单纯充满了所有的空间,因而美到极致,美到无言。仿佛我与窗外亘古沉寂的雨,两两相望,地老天荒。那些早已陷落在时光深处的细微,尘世里再也不可寻觅。只每一次忆起时的眼神,气味,甚至光线和声音,依旧清晰如昨。在每一个静静的雨夜,长成芬芳流淌的花园,叫人徘徊流连,黯然销魂。

      世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能够穿越数载时光,在最美的时候遇见,是多么珍贵的惊喜。生命并不完美,我们都是。只愿在这有限的时光里,以接近完美的过程,焚尽年华的美丽。哪怕并不能书写传奇,那也够了。因全部的拥有,正是此刻,正是这一刻手中温热的轻握。

      即便有一天,时光真的老去,我仍可以在文字里回望。在每一个起承转折的读点和渐模糊的主线,看你的身影,清晰浮现。仿佛有什么人在耳边絮絮地说起,他曾经爱你。那时,我苍老的容颜定因而如一首温婉的情歌,深情款款。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杨海波
    [责任编辑:]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