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如夏花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新闻网 作者:刘红岩 日期:2020-03-25

       从没有一篇文字,让我如此拘谨过。如果在一种生活模式里沉沦得太久,大概连感动也会泯灭了。所以我常常说,可以流泪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我这样说着的时候,心底里幸福二字也还是加了着重号的。就像,就像是一个怯怯的孩子,因为巨大的温暖而终于不知所措,流泪自然成了唯一的选择。

      (一)

      那个黄昏,我经过街市。人头攒动里百无聊赖的目光似乎无处安放。一拐角,一个香薰灯的小摊赫然出现。于昏黄的路灯底下,于声鸣刺耳的车流里,安静得如一枚静静泊着的花瓣。 是在这里等我呢吧,只为了我没有着落的心得一丝安然?我看见时间哗哗倒流,截取然后定格,回放出一段静美的时光来。尽管时间地点人物都不对,还是有暖流一下子贯穿全身。这样突然邂逅的喜悦,甚至,攫住了我的呼吸。我呆呆地站在原地;而记忆生风,许多片段枝生蔓延,叠错弥漫。仿佛只是一瞬间,天空缀满了暗金色的花朵,沉沉欲坠,触手可及。

      (二)

      那个清晨,仿佛在一袭麻灰的云帐里醒来。五月的微光,透过薄薄的窗纱,有毛绒绒的质感,落在人身上沉甸甸的温暖。程式的梳洗过后,转身的刹那却瞥见镜中女子笑意盈盈,眉眼如画。那一刻,我竟有些慌乱。那个如花的女子真的是我吗?  分明有